繁体版 简体版
34看书 > 科幻 > 火影:万物皆可复制 > 第424章 谁赞成,谁反对?

由于角木不想暴露他的写轮眼幻术,导致现在队伍的控制力不足,这是角木没想到的。

更没想到的是,明明之前和矢仓接触时,矢仓一直在致力消除血雾里的影响,现在看来由于人柱力遇袭,血雾里又有死灰复燃之象。

“怎么办,角木!”

急着为兄长报仇的阿斯玛最为急躁。

角木沉吟片刻,将所有人都召集起来,说道:“我事先声明一点,这次我们出的任务,一开始确实是收集到雾隐的情报。”

“只不过,这并不是我真实的想法。而在出发没多久,情况就彻底变了。”角木说着,拿出那日夜里水门给他的信交给卡卡西。

卡卡西看过信后,深深吸口气,将信件传阅下去,而角木继续朗声说着。

“我的想法是,情报我们要获取,同时也要给雾隐一个教训!同样,这也是火影大人的意见。而现在我们抓捕雾忍的情况相信大家也看到了,所以我接下来的计划是,直接潜入雾隐村!”

“夺取情报,以及暗杀西瓜山河豚鬼!”

角木环视一周众人的反应,随后说道:“如果有不同意见的,现在可以提出来,退出这次任务。”

“谁赞成,谁反对?”

卡卡西深吸口气,说道:“我没意见。”

卡卡西算是想明白了,若是单纯收集情报,水门老师干嘛要让角木领衔,还带着一众精英忍者?

再者有水门老师的信件背书,也不算违反任务私自行动。

而且他严重怀疑,即便没有水门老师后面给角木的信件,角木也会这么干!只不过那样很可能是角木自己单干,并不会叫上他们。

“早就想这么干了!”阿斯玛摩拳擦掌,角木毫不怀疑即便让阿斯玛跟着他硬闯雾隐村,阿斯玛也会毫不犹豫地去。

“还有我!我想为大家报仇!”熊手举手示意,眼中燃烧着熊熊的火焰。

“我听从队长的命令安排。”山中风面无表情地点头,无条件遵循任务和上级的指令,这些在根部养成的习惯已经成为他的本能。

“很好!那我们就继续出发,收集情报的行动继续执行,但不能暴露行踪,我们最后将潜入雾隐村!”

“如果在潜入雾隐村之前没能收集到情报的话,我们就潜入进去直接夺取情报!”

角木的表情满是森然。

“是!”

————

“在这里休息一下吧。”行进中的鬼鲛忽然停下,面无表情地说道。

众人应是,随即沉默地各自寻找地方休息。

不出意外的,鬼鲛单独一棵树,其他人围坐一圈。

鬼鲛小队已经巡逻了三天,这三天里剿灭了一支岩隐小队和一支云隐小队,也算收获颇丰。

鬼鲛和其他队员身上的衣物也不可避免地沾染上点点血迹。

现在还只剩下一个区域没有巡视,巡视完之后就可以回村轮休。

鬼鲛快速吃完手中的面饼,脑袋倚靠在树干之上,细细回味着口中的麦香,侧耳倾听着树林中宁静的风声......

不对劲!

鬼鲛忽地双眼瞪大,宁静的风声中,掺杂了一些不应该有的杂音。

鬼鲛忙将查克拉灌注双耳,仔细倾听,更加确定是脚步声,而且数量与己方相当。

是敌人!而且就是冲着他们来的敌人!

鬼鲛果断站起身,低声喊道:“现在出发!”

三人虽有疑惑,但还是麻利地收拾物品,立刻跟上。

鬼鲛边保持高速行进边解释道:“有敌人冲着我们来了,数量与我们相当,采用二号计划!”

“二号?那不是......”一个雾忍提出疑问。

鬼鲛耐心解释道:“这次与之前不一样,对方肯定有感知忍者,目标明确地直直就冲着我们来了,这不是我们能轻易伏击的敌人!”

“跟紧我!”

余下雾忍不再言语,乖乖跟随鬼鲛行进。

之前剿灭两支小队,鬼鲛采用的都是一号战术,就是提前发现敌人动静,开展伏击战。

而二号战术则不同,应对有感知能力的敌人,就只能堂堂正正一战,鬼鲛准备找一块开阔地,刚才他们休息的地方树林实在太密集了,难以发挥雾隐忍者的水遁忍术优势!

很快,鬼鲛就找到一处合适的战场,鬼鲛在前,三人分散开站在鬼鲛身后。

在鬼鲛的听觉中,敌人已经很近了!

果然,就是冲着他们来的!

————

“又是老样子。”角木轻笑,随后下令道:“维持战斗队形,准备遭遇战!”

在角木的感知中,他盯上的这支雾隐小队不但没有逃跑,反而摆开了迎击的阵势。

当然,这对于有着血雾里传承的雾隐来说也不是啥新鲜事,前面几天角木小队遇到的雾隐队伍都是如此头铁,要么选择伏击要么选择迎战,即便是不敌也会选择自杀,没一个逃跑的。

“明白!”

“卡卡西和我第一时间突击,一定要第一时间控制住对方!我可不想再白跑一趟了!”角木吩咐道。

“了解!”卡卡西点头应是。

“还有,千万别疏忽大意,对方有一个人的查克拉量很是惊人,几乎不输于我!”角木认真地叮嘱。

“是!”听到角木的叮嘱,众人瞬间认真起来。

虽然没有见到人,系统的侦查起不到作用,但从感知来看,那个人的查克拉至少也在7卡以上!

排除水影和羽高,雾隐村有如此惊人查克拉的,恐怕就只有干柿鬼鲛了。

想起干柿鬼鲛,角木心头突然冒出一个念头:这货不会抢先杀队友吧?!

鬼鲛在原着里,可是有“前科”的。

“卡卡西,等下你和我见到敌人的第一时间,就先突上去控制敌方忍者,注意避开当头的忍者!”

角木忍不住又对卡卡西叮嘱了一番。

“是!”卡卡西认真地答应,既然角木交待了两遍,也许在角木的感知中,当头的雾忍实力真的很强吧。

鬼鲛忽地双眼瞪大,宁静的风声中,掺杂了一些不应该有的杂音。

鬼鲛忙将查克拉灌注双耳,仔细倾听,更加确定是脚步声,而且数量与己方相当。

是敌人!而且就是冲着他们来的敌人!

鬼鲛果断站起身,低声喊道:“现在出发!”

三人虽有疑惑,但还是麻利地收拾物品,立刻跟上。

鬼鲛边保持高速行进边解释道:“有敌人冲着我们来了,数量与我们相当,采用二号计划!”

“二号?那不是......”一个雾忍提出疑问。

鬼鲛耐心解释道:“这次与之前不一样,对方肯定有感知忍者,目标明确地直直就冲着我们来了,这不是我们能轻易伏击的敌人!”

“跟紧我!”

余下雾忍不再言语,乖乖跟随鬼鲛行进。

之前剿灭两支小队,鬼鲛采用的都是一号战术,就是提前发现敌人动静,开展伏击战。

而二号战术则不同,应对有感知能力的敌人,就只能堂堂正正一战,鬼鲛准备找一块开阔地,刚才他们休息的地方树林实在太密集了,难以发挥雾隐忍者的水遁忍术优势!

很快,鬼鲛就找到一处合适的战场,鬼鲛在前,三人分散开站在鬼鲛身后。

在鬼鲛的听觉中,敌人已经很近了!

果然,就是冲着他们来的!

————

“又是老样子。”角木轻笑,随后下令道:“维持战斗队形,准备遭遇战!”

在角木的感知中,他盯上的这支雾隐小队不但没有逃跑,反而摆开了迎击的阵势。

当然,这对于有着血雾里传承的雾隐来说也不是啥新鲜事,前面几天角木小队遇到的雾隐队伍都是如此头铁,要么选择伏击要么选择迎战,即便是不敌也会选择自杀,没一个逃跑的。

“明白!”

“卡卡西和我第一时间突击,一定要第一时间控制住对方!我可不想再白跑一趟了!”角木吩咐道。

“了解!”卡卡西点头应是。

“还有,千万别疏忽大意,对方有一个人的查克拉量很是惊人,几乎不输于我!”角木认真地叮嘱。

“是!”听到角木的叮嘱,众人瞬间认真起来。

虽然没有见到人,系统的侦查起不到作用,但从感知来看,那个人的查克拉至少也在7卡以上!

排除水影和羽高,雾隐村有如此惊人查克拉的,恐怕就只有干柿鬼鲛了。

想起干柿鬼鲛,角木心头突然冒出一个念头:这货不会抢先杀队友吧?!

鬼鲛在原着里,可是有“前科”的。

“卡卡西,等下你和我见到敌人的第一时间,就先突上去控制敌方忍者,注意避开当头的忍者!”

角木忍不住又对卡卡西叮嘱了一番。

“是!”卡卡西认真地答应,既然角木交待了两遍,也许在角木的感知中,当头的雾忍实力真的很强吧。

鬼鲛忽地双眼瞪大,宁静的风声中,掺杂了一些不应该有的杂音。

鬼鲛忙将查克拉灌注双耳,仔细倾听,更加确定是脚步声,而且数量与己方相当。

是敌人!而且就是冲着他们来的敌人!

鬼鲛果断站起身,低声喊道:“现在出发!”

三人虽有疑惑,但还是麻利地收拾物品,立刻跟上。

鬼鲛边保持高速行进边解释道:“有敌人冲着我们来了,数量与我们相当,采用二号计划!”

“二号?那不是......”一个雾忍提出疑问。

鬼鲛耐心解释道:“这次与之前不一样,对方肯定有感知忍者,目标明确地直直就冲着我们来了,这不是我们能轻易伏击的敌人!”

“跟紧我!”

余下雾忍不再言语,乖乖跟随鬼鲛行进。

之前剿灭两支小队,鬼鲛采用的都是一号战术,就是提前发现敌人动静,开展伏击战。

而二号战术则不同,应对有感知能力的敌人,就只能堂堂正正一战,鬼鲛准备找一块开阔地,刚才他们休息的地方树林实在太密集了,难以发挥雾隐忍者的水遁忍术优势!

很快,鬼鲛就找到一处合适的战场,鬼鲛在前,三人分散开站在鬼鲛身后。

在鬼鲛的听觉中,敌人已经很近了!

果然,就是冲着他们来的!

————

“又是老样子。”角木轻笑,随后下令道:“维持战斗队形,准备遭遇战!”

在角木的感知中,他盯上的这支雾隐小队不但没有逃跑,反而摆开了迎击的阵势。

当然,这对于有着血雾里传承的雾隐来说也不是啥新鲜事,前面几天角木小队遇到的雾隐队伍都是如此头铁,要么选择伏击要么选择迎战,即便是不敌也会选择自杀,没一个逃跑的。

“明白!”

“卡卡西和我第一时间突击,一定要第一时间控制住对方!我可不想再白跑一趟了!”角木吩咐道。

“了解!”卡卡西点头应是。

“还有,千万别疏忽大意,对方有一个人的查克拉量很是惊人,几乎不输于我!”角木认真地叮嘱。

“是!”听到角木的叮嘱,众人瞬间认真起来。

虽然没有见到人,系统的侦查起不到作用,但从感知来看,那个人的查克拉至少也在7卡以上!

排除水影和羽高,雾隐村有如此惊人查克拉的,恐怕就只有干柿鬼鲛了。

想起干柿鬼鲛,角木心头突然冒出一个念头:这货不会抢先杀队友吧?!

鬼鲛在原着里,可是有“前科”的。

“卡卡西,等下你和我见到敌人的第一时间,就先突上去控制敌方忍者,注意避开当头的忍者!”

角木忍不住又对卡卡西叮嘱了一番。

“是!”卡卡西认真地答应,既然角木交待了两遍,也许在角木的感知中,当头的雾忍实力真的很强吧。

鬼鲛忽地双眼瞪大,宁静的风声中,掺杂了一些不应该有的杂音。

鬼鲛忙将查克拉灌注双耳,仔细倾听,更加确定是脚步声,而且数量与己方相当。

是敌人!而且就是冲着他们来的敌人!

鬼鲛果断站起身,低声喊道:“现在出发!”

三人虽有疑惑,但还是麻利地收拾物品,立刻跟上。

鬼鲛边保持高速行进边解释道:“有敌人冲着我们来了,数量与我们相当,采用二号计划!”

“二号?那不是......”一个雾忍提出疑问。

鬼鲛耐心解释道:“这次与之前不一样,对方肯定有感知忍者,目标明确地直直就冲着我们来了,这不是我们能轻易伏击的敌人!”

“跟紧我!”

余下雾忍不再言语,乖乖跟随鬼鲛行进。

之前剿灭两支小队,鬼鲛采用的都是一号战术,就是提前发现敌人动静,开展伏击战。

而二号战术则不同,应对有感知能力的敌人,就只能堂堂正正一战,鬼鲛准备找一块开阔地,刚才他们休息的地方树林实在太密集了,难以发挥雾隐忍者的水遁忍术优势!

很快,鬼鲛就找到一处合适的战场,鬼鲛在前,三人分散开站在鬼鲛身后。

在鬼鲛的听觉中,敌人已经很近了!

果然,就是冲着他们来的!

————

“又是老样子。”角木轻笑,随后下令道:“维持战斗队形,准备遭遇战!”

在角木的感知中,他盯上的这支雾隐小队不但没有逃跑,反而摆开了迎击的阵势。

当然,这对于有着血雾里传承的雾隐来说也不是啥新鲜事,前面几天角木小队遇到的雾隐队伍都是如此头铁,要么选择伏击要么选择迎战,即便是不敌也会选择自杀,没一个逃跑的。

“明白!”

“卡卡西和我第一时间突击,一定要第一时间控制住对方!我可不想再白跑一趟了!”角木吩咐道。

“了解!”卡卡西点头应是。

“还有,千万别疏忽大意,对方有一个人的查克拉量很是惊人,几乎不输于我!”角木认真地叮嘱。

“是!”听到角木的叮嘱,众人瞬间认真起来。

虽然没有见到人,系统的侦查起不到作用,但从感知来看,那个人的查克拉至少也在7卡以上!

排除水影和羽高,雾隐村有如此惊人查克拉的,恐怕就只有干柿鬼鲛了。

想起干柿鬼鲛,角木心头突然冒出一个念头:这货不会抢先杀队友吧?!

鬼鲛在原着里,可是有“前科”的。

“卡卡西,等下你和我见到敌人的第一时间,就先突上去控制敌方忍者,注意避开当头的忍者!”

角木忍不住又对卡卡西叮嘱了一番。

“是!”卡卡西认真地答应,既然角木交待了两遍,也许在角木的感知中,当头的雾忍实力真的很强吧。

鬼鲛忽地双眼瞪大,宁静的风声中,掺杂了一些不应该有的杂音。

鬼鲛忙将查克拉灌注双耳,仔细倾听,更加确定是脚步声,而且数量与己方相当。

是敌人!而且就是冲着他们来的敌人!

鬼鲛果断站起身,低声喊道:“现在出发!”

三人虽有疑惑,但还是麻利地收拾物品,立刻跟上。

鬼鲛边保持高速行进边解释道:“有敌人冲着我们来了,数量与我们相当,采用二号计划!”

“二号?那不是......”一个雾忍提出疑问。

鬼鲛耐心解释道:“这次与之前不一样,对方肯定有感知忍者,目标明确地直直就冲着我们来了,这不是我们能轻易伏击的敌人!”

“跟紧我!”

余下雾忍不再言语,乖乖跟随鬼鲛行进。

之前剿灭两支小队,鬼鲛采用的都是一号战术,就是提前发现敌人动静,开展伏击战。

而二号战术则不同,应对有感知能力的敌人,就只能堂堂正正一战,鬼鲛准备找一块开阔地,刚才他们休息的地方树林实在太密集了,难以发挥雾隐忍者的水遁忍术优势!

很快,鬼鲛就找到一处合适的战场,鬼鲛在前,三人分散开站在鬼鲛身后。

在鬼鲛的听觉中,敌人已经很近了!

果然,就是冲着他们来的!

————

“又是老样子。”角木轻笑,随后下令道:“维持战斗队形,准备遭遇战!”

在角木的感知中,他盯上的这支雾隐小队不但没有逃跑,反而摆开了迎击的阵势。

当然,这对于有着血雾里传承的雾隐来说也不是啥新鲜事,前面几天角木小队遇到的雾隐队伍都是如此头铁,要么选择伏击要么选择迎战,即便是不敌也会选择自杀,没一个逃跑的。

“明白!”

“卡卡西和我第一时间突击,一定要第一时间控制住对方!我可不想再白跑一趟了!”角木吩咐道。

“了解!”卡卡西点头应是。

“还有,千万别疏忽大意,对方有一个人的查克拉量很是惊人,几乎不输于我!”角木认真地叮嘱。

“是!”听到角木的叮嘱,众人瞬间认真起来。

虽然没有见到人,系统的侦查起不到作用,但从感知来看,那个人的查克拉至少也在7卡以上!

排除水影和羽高,雾隐村有如此惊人查克拉的,恐怕就只有干柿鬼鲛了。

想起干柿鬼鲛,角木心头突然冒出一个念头:这货不会抢先杀队友吧?!

鬼鲛在原着里,可是有“前科”的。

“卡卡西,等下你和我见到敌人的第一时间,就先突上去控制敌方忍者,注意避开当头的忍者!”

角木忍不住又对卡卡西叮嘱了一番。

“是!”卡卡西认真地答应,既然角木交待了两遍,也许在角木的感知中,当头的雾忍实力真的很强吧。

鬼鲛忽地双眼瞪大,宁静的风声中,掺杂了一些不应该有的杂音。

鬼鲛忙将查克拉灌注双耳,仔细倾听,更加确定是脚步声,而且数量与己方相当。

是敌人!而且就是冲着他们来的敌人!

鬼鲛果断站起身,低声喊道:“现在出发!”

三人虽有疑惑,但还是麻利地收拾物品,立刻跟上。

鬼鲛边保持高速行进边解释道:“有敌人冲着我们来了,数量与我们相当,采用二号计划!”

“二号?那不是......”一个雾忍提出疑问。

鬼鲛耐心解释道:“这次与之前不一样,对方肯定有感知忍者,目标明确地直直就冲着我们来了,这不是我们能轻易伏击的敌人!”

“跟紧我!”

余下雾忍不再言语,乖乖跟随鬼鲛行进。

之前剿灭两支小队,鬼鲛采用的都是一号战术,就是提前发现敌人动静,开展伏击战。

而二号战术则不同,应对有感知能力的敌人,就只能堂堂正正一战,鬼鲛准备找一块开阔地,刚才他们休息的地方树林实在太密集了,难以发挥雾隐忍者的水遁忍术优势!

很快,鬼鲛就找到一处合适的战场,鬼鲛在前,三人分散开站在鬼鲛身后。

在鬼鲛的听觉中,敌人已经很近了!

果然,就是冲着他们来的!

————

“又是老样子。”角木轻笑,随后下令道:“维持战斗队形,准备遭遇战!”

在角木的感知中,他盯上的这支雾隐小队不但没有逃跑,反而摆开了迎击的阵势。

当然,这对于有着血雾里传承的雾隐来说也不是啥新鲜事,前面几天角木小队遇到的雾隐队伍都是如此头铁,要么选择伏击要么选择迎战,即便是不敌也会选择自杀,没一个逃跑的。

“明白!”

“卡卡西和我第一时间突击,一定要第一时间控制住对方!我可不想再白跑一趟了!”角木吩咐道。

“了解!”卡卡西点头应是。

“还有,千万别疏忽大意,对方有一个人的查克拉量很是惊人,几乎不输于我!”角木认真地叮嘱。

“是!”听到角木的叮嘱,众人瞬间认真起来。

虽然没有见到人,系统的侦查起不到作用,但从感知来看,那个人的查克拉至少也在7卡以上!

排除水影和羽高,雾隐村有如此惊人查克拉的,恐怕就只有干柿鬼鲛了。

想起干柿鬼鲛,角木心头突然冒出一个念头:这货不会抢先杀队友吧?!

鬼鲛在原着里,可是有“前科”的。

“卡卡西,等下你和我见到敌人的第一时间,就先突上去控制敌方忍者,注意避开当头的忍者!”

角木忍不住又对卡卡西叮嘱了一番。

“是!”卡卡西认真地答应,既然角木交待了两遍,也许在角木的感知中,当头的雾忍实力真的很强吧。

鬼鲛忽地双眼瞪大,宁静的风声中,掺杂了一些不应该有的杂音。

鬼鲛忙将查克拉灌注双耳,仔细倾听,更加确定是脚步声,而且数量与己方相当。

是敌人!而且就是冲着他们来的敌人!

鬼鲛果断站起身,低声喊道:“现在出发!”

三人虽有疑惑,但还是麻利地收拾物品,立刻跟上。

鬼鲛边保持高速行进边解释道:“有敌人冲着我们来了,数量与我们相当,采用二号计划!”

“二号?那不是......”一个雾忍提出疑问。

鬼鲛耐心解释道:“这次与之前不一样,对方肯定有感知忍者,目标明确地直直就冲着我们来了,这不是我们能轻易伏击的敌人!”

“跟紧我!”

余下雾忍不再言语,乖乖跟随鬼鲛行进。

之前剿灭两支小队,鬼鲛采用的都是一号战术,就是提前发现敌人动静,开展伏击战。

而二号战术则不同,应对有感知能力的敌人,就只能堂堂正正一战,鬼鲛准备找一块开阔地,刚才他们休息的地方树林实在太密集了,难以发挥雾隐忍者的水遁忍术优势!

很快,鬼鲛就找到一处合适的战场,鬼鲛在前,三人分散开站在鬼鲛身后。

在鬼鲛的听觉中,敌人已经很近了!

果然,就是冲着他们来的!

————

“又是老样子。”角木轻笑,随后下令道:“维持战斗队形,准备遭遇战!”

在角木的感知中,他盯上的这支雾隐小队不但没有逃跑,反而摆开了迎击的阵势。

当然,这对于有着血雾里传承的雾隐来说也不是啥新鲜事,前面几天角木小队遇到的雾隐队伍都是如此头铁,要么选择伏击要么选择迎战,即便是不敌也会选择自杀,没一个逃跑的。

“明白!”

“卡卡西和我第一时间突击,一定要第一时间控制住对方!我可不想再白跑一趟了!”角木吩咐道。

“了解!”卡卡西点头应是。

“还有,千万别疏忽大意,对方有一个人的查克拉量很是惊人,几乎不输于我!”角木认真地叮嘱。

“是!”听到角木的叮嘱,众人瞬间认真起来。

虽然没有见到人,系统的侦查起不到作用,但从感知来看,那个人的查克拉至少也在7卡以上!

排除水影和羽高,雾隐村有如此惊人查克拉的,恐怕就只有干柿鬼鲛了。

想起干柿鬼鲛,角木心头突然冒出一个念头:这货不会抢先杀队友吧?!

鬼鲛在原着里,可是有“前科”的。

“卡卡西,等下你和我见到敌人的第一时间,就先突上去控制敌方忍者,注意避开当头的忍者!”

角木忍不住又对卡卡西叮嘱了一番。

“是!”卡卡西认真地答应,既然角木交待了两遍,也许在角木的感知中,当头的雾忍实力真的很强吧。

鬼鲛忽地双眼瞪大,宁静的风声中,掺杂了一些不应该有的杂音。

鬼鲛忙将查克拉灌注双耳,仔细倾听,更加确定是脚步声,而且数量与己方相当。

是敌人!而且就是冲着他们来的敌人!

鬼鲛果断站起身,低声喊道:“现在出发!”

三人虽有疑惑,但还是麻利地收拾物品,立刻跟上。

鬼鲛边保持高速行进边解释道:“有敌人冲着我们来了,数量与我们相当,采用二号计划!”

“二号?那不是......”一个雾忍提出疑问。

鬼鲛耐心解释道:“这次与之前不一样,对方肯定有感知忍者,目标明确地直直就冲着我们来了,这不是我们能轻易伏击的敌人!”

“跟紧我!”

余下雾忍不再言语,乖乖跟随鬼鲛行进。

之前剿灭两支小队,鬼鲛采用的都是一号战术,就是提前发现敌人动静,开展伏击战。

而二号战术则不同,应对有感知能力的敌人,就只能堂堂正正一战,鬼鲛准备找一块开阔地,刚才他们休息的地方树林实在太密集了,难以发挥雾隐忍者的水遁忍术优势!

很快,鬼鲛就找到一处合适的战场,鬼鲛在前,三人分散开站在鬼鲛身后。

在鬼鲛的听觉中,敌人已经很近了!

果然,就是冲着他们来的!

————

“又是老样子。”角木轻笑,随后下令道:“维持战斗队形,准备遭遇战!”

在角木的感知中,他盯上的这支雾隐小队不但没有逃跑,反而摆开了迎击的阵势。

当然,这对于有着血雾里传承的雾隐来说也不是啥新鲜事,前面几天角木小队遇到的雾隐队伍都是如此头铁,要么选择伏击要么选择迎战,即便是不敌也会选择自杀,没一个逃跑的。

“明白!”

“卡卡西和我第一时间突击,一定要第一时间控制住对方!我可不想再白跑一趟了!”角木吩咐道。

“了解!”卡卡西点头应是。

“还有,千万别疏忽大意,对方有一个人的查克拉量很是惊人,几乎不输于我!”角木认真地叮嘱。

“是!”听到角木的叮嘱,众人瞬间认真起来。

虽然没有见到人,系统的侦查起不到作用,但从感知来看,那个人的查克拉至少也在7卡以上!

排除水影和羽高,雾隐村有如此惊人查克拉的,恐怕就只有干柿鬼鲛了。

想起干柿鬼鲛,角木心头突然冒出一个念头:这货不会抢先杀队友吧?!

鬼鲛在原着里,可是有“前科”的。

“卡卡西,等下你和我见到敌人的第一时间,就先突上去控制敌方忍者,注意避开当头的忍者!”

角木忍不住又对卡卡西叮嘱了一番。

“是!”卡卡西认真地答应,既然角木交待了两遍,也许在角木的感知中,当头的雾忍实力真的很强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