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34看书 > 科幻 > 打破诸天从魔法界贵族开局 > 第59章 胜者为王

其实周卜氏自缢的时候,桑明川就给她身上施加了障眼法,看起来她是自缢了,其实只是昏睡了而已!

周奎看到自己的老妻自缢了,也有点伤心,只是嘴中还是说道:“我也没办法,我也没办法啊!”

桑明川看到这里,对着崇祯说道:“怎么看看其他地方吧!”

崇祯回过神说道:“这是真实发生的嘛?”

“是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崇祯有点泄气,连自己选的最后托孤之人都这么不靠谱,这一辈子选人就没有正确过!

桑明川继续说道:“这才哪到哪,咱们继续看下去吧!”

桑明川带着这一群人走到宣武门,只见宣武门的守门太监王相尧,正跪在门旁边迎接大顺军,一刀一枪都没有动武就投降了!

然后走到正阳门,守卫正阳门的兵部尚书张缙彦也是主动开门投降,跪迎王师!

最后走到朝阳门,这里守门的是成国公朱纯臣,只是这里也是直接开门迎降,一点刀兵都没有动!

看到这里,崇祯完全失去了所有的心气,自己精心挑选的守门大将,全部主动投降了!

桑明川没管崇祯的心情,带着众人来到煤山寿皇亭,找到历史上那棵老槐树!

桑明川挥手,灵人亲卫上前开始布置!

王承恩之前就看到灵人把尸体变形,但是这次看到灵人亲卫把尸体变为自己的样子,也是惊颤不已!

灵人亲卫毁掉两个尸体的面容,这是桑明川吩咐的,总要给崇祯以后光明正大的生活留点机会!

灵人亲卫在其衣袖上写了两行墨书。

一行是:“因失江山,无面目见祖宗,不敢终于正寝。”

另一行是:“百官俱赴东宫行在。”

崇祯看到这一幕,悲凉的说道:“朕凉德藐躬,上干天咎,致逆贼直逼京师,皆诸臣误朕。朕死也无面目见祖宗,何该自去冠冕,以发覆面,只恨牵连无辜百姓啊!”

桑明川说道:“你总说诸臣不用心,你自己胸无大略,疑神疑鬼,何人会与你交心?”

崇祯无言以对,桑明川也没继续怼他,带着人群继续下山!

这时候也到了中午了,众人来到承天门,只见百官在宫门跪迎,灵人假扮的三个皇子也被押跪在人群之中!

李自成策马行至承天门下,挽弓搭箭,射向写着“奉天承运“的门匾。

可惜没有射正,而是射在了“天“字的旁边。

李自成看到三个皇子,在马上看了一会说道:“今日既同我子,不失富贵!”

三个灵人皇子只能低头不语,李自成也没理会,继续进入皇宫!

崇祯看到这一幕,握紧双拳,紧紧的咬住嘴唇说道:“逆贼,无耻逆贼!”

桑明川拍拍崇祯的肩膀,带着众人路过承天门,走回嘉定侯府!

桑明川说道:“今日李自成进入京师,必然要劫掠京师,你们还想看看吗?”

崇祯直言道:“朕...我想看看李贼能劫掠多少金银!”

崇祯说完,其他人就不说话了,大明刚刚亡了,大家还没反应过来,不敢反抗崇祯的决定!

“既然你不死心,那我就带你看看,老弱妇孺就别跟着了,我安排人送你们去津门,那里有我的舰船等着!”

周皇后带着妃嫔宫女们施礼感谢,桑明川派遣十几个灵人亲卫送他们!

同时桑明川把在嘉定候府昏睡的周卜氏和她的儿媳都唤醒,跟着周皇后他们一起走!

周奎的儿媳是被大顺兵逼死的,桑明川早就给她施法了!

他们走了之后,大顺兵来抓周奎和他的儿子周鉴,前往承天门跪迎李自成!

抓的时候,那肯定有色胆包天的欺辱他的妻女,周鉴不愧是周奎的儿子,一样不敢反抗,还让自己的妻女配合伺候大顺兵士!

周鉴的妻女不堪受辱,只能抓起刺绣的剪刀自裁了,当然肯定是障眼法的!

桑明川送走了其他人,带着崇祯走到皇极殿,李自成正在这里大赏诸臣,也吩咐刘宗敏开始进行“追赃助饷”。

桑明川带着崇祯,跟上刘宗敏,也让崇祯彻底死心!

桑明川跟崇祯一路只能看到混乱,李自成虽然约束了士兵,但是将领却不太理会!

李自成手下的将领在皇极殿领完赏,就开始挑选自己的府邸,看好了就进去住。

其中,刘宗敏占了都督田弘遇府,田弘遇是崇祯的老丈人之一,田妃的爹!

李过占了都督袁佑的府邸,袁佑也是崇祯的老丈人,袁贵妃他爹!

谷可成占了万驸马府,田见秀占了曹驸马府,李岩兄弟占了崇祯的大丈人爹、嘉定伯周奎的府邸。

不仅占房子,还抢人,这些府邸中原来的大小妻妾、侍女、仆人等,这些将领们都毫不客气地一起接收了。

七月一日上午,以原明朝成国公朱纯臣、原明朝大学士陈演、兵部尚书张缙彦等人为首,三千余名明原明朝的文武官员进宫朝贺李自成,具表劝进称帝。

由于劝进的人数实在是太多了,李自成下令关闭承天门,不许他们入宫,让他们在承天门外露天坐着等候。

到了中午,李自成出来接见他们,面南而坐,牛金星、刘宗敏等分坐左右。

面对下面这群前朝官员殷殷期盼的目光,李自成宣布了他的任用标准。

即:四品以下的可留用,当场选拔了九十二人,后来又选拔了七百多人,在京任职的三百余人,派到外省的四百余人。

而四品以上的官员,李自成一概不用,不仅不用,李自成还一一登记造册。

这拨人很疑惑,既然不委任官职,还登记干嘛?

当天晚上,这些人就知道为什么登记了!

晚上桑明川跟崇祯两人,跟着刘宗敏来到宫中,李自成高坐龙椅之上,殿下已经站在好几个人了!

刘宗敏上前施礼,李自成也没啰嗦,直接开诚布公的说道:“军中财粮短缺,这京师是百善之地,必然有足够的财粮,可惜这些文武大臣都不愿意捐献,那就辛苦各位走一趟了!”

殿下几人施礼接命,刘宗敏、李牟等人,按照之前登记的名单抓捕原明朝的勋戚、大臣、文武官八百余人,押至军营,审讯追赃助饷。

崇祯直言道:“朕...我想看看李贼能劫掠多少金银!”

崇祯说完,其他人就不说话了,大明刚刚亡了,大家还没反应过来,不敢反抗崇祯的决定!

“既然你不死心,那我就带你看看,老弱妇孺就别跟着了,我安排人送你们去津门,那里有我的舰船等着!”

周皇后带着妃嫔宫女们施礼感谢,桑明川派遣十几个灵人亲卫送他们!

同时桑明川把在嘉定候府昏睡的周卜氏和她的儿媳都唤醒,跟着周皇后他们一起走!

周奎的儿媳是被大顺兵逼死的,桑明川早就给她施法了!

他们走了之后,大顺兵来抓周奎和他的儿子周鉴,前往承天门跪迎李自成!

抓的时候,那肯定有色胆包天的欺辱他的妻女,周鉴不愧是周奎的儿子,一样不敢反抗,还让自己的妻女配合伺候大顺兵士!

周鉴的妻女不堪受辱,只能抓起刺绣的剪刀自裁了,当然肯定是障眼法的!

桑明川送走了其他人,带着崇祯走到皇极殿,李自成正在这里大赏诸臣,也吩咐刘宗敏开始进行“追赃助饷”。

桑明川带着崇祯,跟上刘宗敏,也让崇祯彻底死心!

桑明川跟崇祯一路只能看到混乱,李自成虽然约束了士兵,但是将领却不太理会!

李自成手下的将领在皇极殿领完赏,就开始挑选自己的府邸,看好了就进去住。

其中,刘宗敏占了都督田弘遇府,田弘遇是崇祯的老丈人之一,田妃的爹!

李过占了都督袁佑的府邸,袁佑也是崇祯的老丈人,袁贵妃他爹!

谷可成占了万驸马府,田见秀占了曹驸马府,李岩兄弟占了崇祯的大丈人爹、嘉定伯周奎的府邸。

不仅占房子,还抢人,这些府邸中原来的大小妻妾、侍女、仆人等,这些将领们都毫不客气地一起接收了。

七月一日上午,以原明朝成国公朱纯臣、原明朝大学士陈演、兵部尚书张缙彦等人为首,三千余名明原明朝的文武官员进宫朝贺李自成,具表劝进称帝。

由于劝进的人数实在是太多了,李自成下令关闭承天门,不许他们入宫,让他们在承天门外露天坐着等候。

到了中午,李自成出来接见他们,面南而坐,牛金星、刘宗敏等分坐左右。

面对下面这群前朝官员殷殷期盼的目光,李自成宣布了他的任用标准。

即:四品以下的可留用,当场选拔了九十二人,后来又选拔了七百多人,在京任职的三百余人,派到外省的四百余人。

而四品以上的官员,李自成一概不用,不仅不用,李自成还一一登记造册。

这拨人很疑惑,既然不委任官职,还登记干嘛?

当天晚上,这些人就知道为什么登记了!

晚上桑明川跟崇祯两人,跟着刘宗敏来到宫中,李自成高坐龙椅之上,殿下已经站在好几个人了!

刘宗敏上前施礼,李自成也没啰嗦,直接开诚布公的说道:“军中财粮短缺,这京师是百善之地,必然有足够的财粮,可惜这些文武大臣都不愿意捐献,那就辛苦各位走一趟了!”

殿下几人施礼接命,刘宗敏、李牟等人,按照之前登记的名单抓捕原明朝的勋戚、大臣、文武官八百余人,押至军营,审讯追赃助饷。

崇祯直言道:“朕...我想看看李贼能劫掠多少金银!”

崇祯说完,其他人就不说话了,大明刚刚亡了,大家还没反应过来,不敢反抗崇祯的决定!

“既然你不死心,那我就带你看看,老弱妇孺就别跟着了,我安排人送你们去津门,那里有我的舰船等着!”

周皇后带着妃嫔宫女们施礼感谢,桑明川派遣十几个灵人亲卫送他们!

同时桑明川把在嘉定候府昏睡的周卜氏和她的儿媳都唤醒,跟着周皇后他们一起走!

周奎的儿媳是被大顺兵逼死的,桑明川早就给她施法了!

他们走了之后,大顺兵来抓周奎和他的儿子周鉴,前往承天门跪迎李自成!

抓的时候,那肯定有色胆包天的欺辱他的妻女,周鉴不愧是周奎的儿子,一样不敢反抗,还让自己的妻女配合伺候大顺兵士!

周鉴的妻女不堪受辱,只能抓起刺绣的剪刀自裁了,当然肯定是障眼法的!

桑明川送走了其他人,带着崇祯走到皇极殿,李自成正在这里大赏诸臣,也吩咐刘宗敏开始进行“追赃助饷”。

桑明川带着崇祯,跟上刘宗敏,也让崇祯彻底死心!

桑明川跟崇祯一路只能看到混乱,李自成虽然约束了士兵,但是将领却不太理会!

李自成手下的将领在皇极殿领完赏,就开始挑选自己的府邸,看好了就进去住。

其中,刘宗敏占了都督田弘遇府,田弘遇是崇祯的老丈人之一,田妃的爹!

李过占了都督袁佑的府邸,袁佑也是崇祯的老丈人,袁贵妃他爹!

谷可成占了万驸马府,田见秀占了曹驸马府,李岩兄弟占了崇祯的大丈人爹、嘉定伯周奎的府邸。

不仅占房子,还抢人,这些府邸中原来的大小妻妾、侍女、仆人等,这些将领们都毫不客气地一起接收了。

七月一日上午,以原明朝成国公朱纯臣、原明朝大学士陈演、兵部尚书张缙彦等人为首,三千余名明原明朝的文武官员进宫朝贺李自成,具表劝进称帝。

由于劝进的人数实在是太多了,李自成下令关闭承天门,不许他们入宫,让他们在承天门外露天坐着等候。

到了中午,李自成出来接见他们,面南而坐,牛金星、刘宗敏等分坐左右。

面对下面这群前朝官员殷殷期盼的目光,李自成宣布了他的任用标准。

即:四品以下的可留用,当场选拔了九十二人,后来又选拔了七百多人,在京任职的三百余人,派到外省的四百余人。

而四品以上的官员,李自成一概不用,不仅不用,李自成还一一登记造册。

这拨人很疑惑,既然不委任官职,还登记干嘛?

当天晚上,这些人就知道为什么登记了!

晚上桑明川跟崇祯两人,跟着刘宗敏来到宫中,李自成高坐龙椅之上,殿下已经站在好几个人了!

刘宗敏上前施礼,李自成也没啰嗦,直接开诚布公的说道:“军中财粮短缺,这京师是百善之地,必然有足够的财粮,可惜这些文武大臣都不愿意捐献,那就辛苦各位走一趟了!”

殿下几人施礼接命,刘宗敏、李牟等人,按照之前登记的名单抓捕原明朝的勋戚、大臣、文武官八百余人,押至军营,审讯追赃助饷。

崇祯直言道:“朕...我想看看李贼能劫掠多少金银!”

崇祯说完,其他人就不说话了,大明刚刚亡了,大家还没反应过来,不敢反抗崇祯的决定!

“既然你不死心,那我就带你看看,老弱妇孺就别跟着了,我安排人送你们去津门,那里有我的舰船等着!”

周皇后带着妃嫔宫女们施礼感谢,桑明川派遣十几个灵人亲卫送他们!

同时桑明川把在嘉定候府昏睡的周卜氏和她的儿媳都唤醒,跟着周皇后他们一起走!

周奎的儿媳是被大顺兵逼死的,桑明川早就给她施法了!

他们走了之后,大顺兵来抓周奎和他的儿子周鉴,前往承天门跪迎李自成!

抓的时候,那肯定有色胆包天的欺辱他的妻女,周鉴不愧是周奎的儿子,一样不敢反抗,还让自己的妻女配合伺候大顺兵士!

周鉴的妻女不堪受辱,只能抓起刺绣的剪刀自裁了,当然肯定是障眼法的!

桑明川送走了其他人,带着崇祯走到皇极殿,李自成正在这里大赏诸臣,也吩咐刘宗敏开始进行“追赃助饷”。

桑明川带着崇祯,跟上刘宗敏,也让崇祯彻底死心!

桑明川跟崇祯一路只能看到混乱,李自成虽然约束了士兵,但是将领却不太理会!

李自成手下的将领在皇极殿领完赏,就开始挑选自己的府邸,看好了就进去住。

其中,刘宗敏占了都督田弘遇府,田弘遇是崇祯的老丈人之一,田妃的爹!

李过占了都督袁佑的府邸,袁佑也是崇祯的老丈人,袁贵妃他爹!

谷可成占了万驸马府,田见秀占了曹驸马府,李岩兄弟占了崇祯的大丈人爹、嘉定伯周奎的府邸。

不仅占房子,还抢人,这些府邸中原来的大小妻妾、侍女、仆人等,这些将领们都毫不客气地一起接收了。

七月一日上午,以原明朝成国公朱纯臣、原明朝大学士陈演、兵部尚书张缙彦等人为首,三千余名明原明朝的文武官员进宫朝贺李自成,具表劝进称帝。

由于劝进的人数实在是太多了,李自成下令关闭承天门,不许他们入宫,让他们在承天门外露天坐着等候。

到了中午,李自成出来接见他们,面南而坐,牛金星、刘宗敏等分坐左右。

面对下面这群前朝官员殷殷期盼的目光,李自成宣布了他的任用标准。

即:四品以下的可留用,当场选拔了九十二人,后来又选拔了七百多人,在京任职的三百余人,派到外省的四百余人。

而四品以上的官员,李自成一概不用,不仅不用,李自成还一一登记造册。

这拨人很疑惑,既然不委任官职,还登记干嘛?

当天晚上,这些人就知道为什么登记了!

晚上桑明川跟崇祯两人,跟着刘宗敏来到宫中,李自成高坐龙椅之上,殿下已经站在好几个人了!

刘宗敏上前施礼,李自成也没啰嗦,直接开诚布公的说道:“军中财粮短缺,这京师是百善之地,必然有足够的财粮,可惜这些文武大臣都不愿意捐献,那就辛苦各位走一趟了!”

殿下几人施礼接命,刘宗敏、李牟等人,按照之前登记的名单抓捕原明朝的勋戚、大臣、文武官八百余人,押至军营,审讯追赃助饷。

崇祯直言道:“朕...我想看看李贼能劫掠多少金银!”

崇祯说完,其他人就不说话了,大明刚刚亡了,大家还没反应过来,不敢反抗崇祯的决定!

“既然你不死心,那我就带你看看,老弱妇孺就别跟着了,我安排人送你们去津门,那里有我的舰船等着!”

周皇后带着妃嫔宫女们施礼感谢,桑明川派遣十几个灵人亲卫送他们!

同时桑明川把在嘉定候府昏睡的周卜氏和她的儿媳都唤醒,跟着周皇后他们一起走!

周奎的儿媳是被大顺兵逼死的,桑明川早就给她施法了!

他们走了之后,大顺兵来抓周奎和他的儿子周鉴,前往承天门跪迎李自成!

抓的时候,那肯定有色胆包天的欺辱他的妻女,周鉴不愧是周奎的儿子,一样不敢反抗,还让自己的妻女配合伺候大顺兵士!

周鉴的妻女不堪受辱,只能抓起刺绣的剪刀自裁了,当然肯定是障眼法的!

桑明川送走了其他人,带着崇祯走到皇极殿,李自成正在这里大赏诸臣,也吩咐刘宗敏开始进行“追赃助饷”。

桑明川带着崇祯,跟上刘宗敏,也让崇祯彻底死心!

桑明川跟崇祯一路只能看到混乱,李自成虽然约束了士兵,但是将领却不太理会!

李自成手下的将领在皇极殿领完赏,就开始挑选自己的府邸,看好了就进去住。

其中,刘宗敏占了都督田弘遇府,田弘遇是崇祯的老丈人之一,田妃的爹!

李过占了都督袁佑的府邸,袁佑也是崇祯的老丈人,袁贵妃他爹!

谷可成占了万驸马府,田见秀占了曹驸马府,李岩兄弟占了崇祯的大丈人爹、嘉定伯周奎的府邸。

不仅占房子,还抢人,这些府邸中原来的大小妻妾、侍女、仆人等,这些将领们都毫不客气地一起接收了。

七月一日上午,以原明朝成国公朱纯臣、原明朝大学士陈演、兵部尚书张缙彦等人为首,三千余名明原明朝的文武官员进宫朝贺李自成,具表劝进称帝。

由于劝进的人数实在是太多了,李自成下令关闭承天门,不许他们入宫,让他们在承天门外露天坐着等候。

到了中午,李自成出来接见他们,面南而坐,牛金星、刘宗敏等分坐左右。

面对下面这群前朝官员殷殷期盼的目光,李自成宣布了他的任用标准。

即:四品以下的可留用,当场选拔了九十二人,后来又选拔了七百多人,在京任职的三百余人,派到外省的四百余人。

而四品以上的官员,李自成一概不用,不仅不用,李自成还一一登记造册。

这拨人很疑惑,既然不委任官职,还登记干嘛?

当天晚上,这些人就知道为什么登记了!

晚上桑明川跟崇祯两人,跟着刘宗敏来到宫中,李自成高坐龙椅之上,殿下已经站在好几个人了!

刘宗敏上前施礼,李自成也没啰嗦,直接开诚布公的说道:“军中财粮短缺,这京师是百善之地,必然有足够的财粮,可惜这些文武大臣都不愿意捐献,那就辛苦各位走一趟了!”

殿下几人施礼接命,刘宗敏、李牟等人,按照之前登记的名单抓捕原明朝的勋戚、大臣、文武官八百余人,押至军营,审讯追赃助饷。

崇祯直言道:“朕...我想看看李贼能劫掠多少金银!”

崇祯说完,其他人就不说话了,大明刚刚亡了,大家还没反应过来,不敢反抗崇祯的决定!

“既然你不死心,那我就带你看看,老弱妇孺就别跟着了,我安排人送你们去津门,那里有我的舰船等着!”

周皇后带着妃嫔宫女们施礼感谢,桑明川派遣十几个灵人亲卫送他们!

同时桑明川把在嘉定候府昏睡的周卜氏和她的儿媳都唤醒,跟着周皇后他们一起走!

周奎的儿媳是被大顺兵逼死的,桑明川早就给她施法了!

他们走了之后,大顺兵来抓周奎和他的儿子周鉴,前往承天门跪迎李自成!

抓的时候,那肯定有色胆包天的欺辱他的妻女,周鉴不愧是周奎的儿子,一样不敢反抗,还让自己的妻女配合伺候大顺兵士!

周鉴的妻女不堪受辱,只能抓起刺绣的剪刀自裁了,当然肯定是障眼法的!

桑明川送走了其他人,带着崇祯走到皇极殿,李自成正在这里大赏诸臣,也吩咐刘宗敏开始进行“追赃助饷”。

桑明川带着崇祯,跟上刘宗敏,也让崇祯彻底死心!

桑明川跟崇祯一路只能看到混乱,李自成虽然约束了士兵,但是将领却不太理会!

李自成手下的将领在皇极殿领完赏,就开始挑选自己的府邸,看好了就进去住。

其中,刘宗敏占了都督田弘遇府,田弘遇是崇祯的老丈人之一,田妃的爹!

李过占了都督袁佑的府邸,袁佑也是崇祯的老丈人,袁贵妃他爹!

谷可成占了万驸马府,田见秀占了曹驸马府,李岩兄弟占了崇祯的大丈人爹、嘉定伯周奎的府邸。

不仅占房子,还抢人,这些府邸中原来的大小妻妾、侍女、仆人等,这些将领们都毫不客气地一起接收了。

七月一日上午,以原明朝成国公朱纯臣、原明朝大学士陈演、兵部尚书张缙彦等人为首,三千余名明原明朝的文武官员进宫朝贺李自成,具表劝进称帝。

由于劝进的人数实在是太多了,李自成下令关闭承天门,不许他们入宫,让他们在承天门外露天坐着等候。

到了中午,李自成出来接见他们,面南而坐,牛金星、刘宗敏等分坐左右。

面对下面这群前朝官员殷殷期盼的目光,李自成宣布了他的任用标准。

即:四品以下的可留用,当场选拔了九十二人,后来又选拔了七百多人,在京任职的三百余人,派到外省的四百余人。

而四品以上的官员,李自成一概不用,不仅不用,李自成还一一登记造册。

这拨人很疑惑,既然不委任官职,还登记干嘛?

当天晚上,这些人就知道为什么登记了!

晚上桑明川跟崇祯两人,跟着刘宗敏来到宫中,李自成高坐龙椅之上,殿下已经站在好几个人了!

刘宗敏上前施礼,李自成也没啰嗦,直接开诚布公的说道:“军中财粮短缺,这京师是百善之地,必然有足够的财粮,可惜这些文武大臣都不愿意捐献,那就辛苦各位走一趟了!”

殿下几人施礼接命,刘宗敏、李牟等人,按照之前登记的名单抓捕原明朝的勋戚、大臣、文武官八百余人,押至军营,审讯追赃助饷。

崇祯直言道:“朕...我想看看李贼能劫掠多少金银!”

崇祯说完,其他人就不说话了,大明刚刚亡了,大家还没反应过来,不敢反抗崇祯的决定!

“既然你不死心,那我就带你看看,老弱妇孺就别跟着了,我安排人送你们去津门,那里有我的舰船等着!”

周皇后带着妃嫔宫女们施礼感谢,桑明川派遣十几个灵人亲卫送他们!

同时桑明川把在嘉定候府昏睡的周卜氏和她的儿媳都唤醒,跟着周皇后他们一起走!

周奎的儿媳是被大顺兵逼死的,桑明川早就给她施法了!

他们走了之后,大顺兵来抓周奎和他的儿子周鉴,前往承天门跪迎李自成!

抓的时候,那肯定有色胆包天的欺辱他的妻女,周鉴不愧是周奎的儿子,一样不敢反抗,还让自己的妻女配合伺候大顺兵士!

周鉴的妻女不堪受辱,只能抓起刺绣的剪刀自裁了,当然肯定是障眼法的!

桑明川送走了其他人,带着崇祯走到皇极殿,李自成正在这里大赏诸臣,也吩咐刘宗敏开始进行“追赃助饷”。

桑明川带着崇祯,跟上刘宗敏,也让崇祯彻底死心!

桑明川跟崇祯一路只能看到混乱,李自成虽然约束了士兵,但是将领却不太理会!

李自成手下的将领在皇极殿领完赏,就开始挑选自己的府邸,看好了就进去住。

其中,刘宗敏占了都督田弘遇府,田弘遇是崇祯的老丈人之一,田妃的爹!

李过占了都督袁佑的府邸,袁佑也是崇祯的老丈人,袁贵妃他爹!

谷可成占了万驸马府,田见秀占了曹驸马府,李岩兄弟占了崇祯的大丈人爹、嘉定伯周奎的府邸。

不仅占房子,还抢人,这些府邸中原来的大小妻妾、侍女、仆人等,这些将领们都毫不客气地一起接收了。

七月一日上午,以原明朝成国公朱纯臣、原明朝大学士陈演、兵部尚书张缙彦等人为首,三千余名明原明朝的文武官员进宫朝贺李自成,具表劝进称帝。

由于劝进的人数实在是太多了,李自成下令关闭承天门,不许他们入宫,让他们在承天门外露天坐着等候。

到了中午,李自成出来接见他们,面南而坐,牛金星、刘宗敏等分坐左右。

面对下面这群前朝官员殷殷期盼的目光,李自成宣布了他的任用标准。

即:四品以下的可留用,当场选拔了九十二人,后来又选拔了七百多人,在京任职的三百余人,派到外省的四百余人。

而四品以上的官员,李自成一概不用,不仅不用,李自成还一一登记造册。

这拨人很疑惑,既然不委任官职,还登记干嘛?

当天晚上,这些人就知道为什么登记了!

晚上桑明川跟崇祯两人,跟着刘宗敏来到宫中,李自成高坐龙椅之上,殿下已经站在好几个人了!

刘宗敏上前施礼,李自成也没啰嗦,直接开诚布公的说道:“军中财粮短缺,这京师是百善之地,必然有足够的财粮,可惜这些文武大臣都不愿意捐献,那就辛苦各位走一趟了!”

殿下几人施礼接命,刘宗敏、李牟等人,按照之前登记的名单抓捕原明朝的勋戚、大臣、文武官八百余人,押至军营,审讯追赃助饷。

崇祯直言道:“朕...我想看看李贼能劫掠多少金银!”

崇祯说完,其他人就不说话了,大明刚刚亡了,大家还没反应过来,不敢反抗崇祯的决定!

“既然你不死心,那我就带你看看,老弱妇孺就别跟着了,我安排人送你们去津门,那里有我的舰船等着!”

周皇后带着妃嫔宫女们施礼感谢,桑明川派遣十几个灵人亲卫送他们!

同时桑明川把在嘉定候府昏睡的周卜氏和她的儿媳都唤醒,跟着周皇后他们一起走!

周奎的儿媳是被大顺兵逼死的,桑明川早就给她施法了!

他们走了之后,大顺兵来抓周奎和他的儿子周鉴,前往承天门跪迎李自成!

抓的时候,那肯定有色胆包天的欺辱他的妻女,周鉴不愧是周奎的儿子,一样不敢反抗,还让自己的妻女配合伺候大顺兵士!

周鉴的妻女不堪受辱,只能抓起刺绣的剪刀自裁了,当然肯定是障眼法的!

桑明川送走了其他人,带着崇祯走到皇极殿,李自成正在这里大赏诸臣,也吩咐刘宗敏开始进行“追赃助饷”。

桑明川带着崇祯,跟上刘宗敏,也让崇祯彻底死心!

桑明川跟崇祯一路只能看到混乱,李自成虽然约束了士兵,但是将领却不太理会!

李自成手下的将领在皇极殿领完赏,就开始挑选自己的府邸,看好了就进去住。

其中,刘宗敏占了都督田弘遇府,田弘遇是崇祯的老丈人之一,田妃的爹!

李过占了都督袁佑的府邸,袁佑也是崇祯的老丈人,袁贵妃他爹!

谷可成占了万驸马府,田见秀占了曹驸马府,李岩兄弟占了崇祯的大丈人爹、嘉定伯周奎的府邸。

不仅占房子,还抢人,这些府邸中原来的大小妻妾、侍女、仆人等,这些将领们都毫不客气地一起接收了。

七月一日上午,以原明朝成国公朱纯臣、原明朝大学士陈演、兵部尚书张缙彦等人为首,三千余名明原明朝的文武官员进宫朝贺李自成,具表劝进称帝。

由于劝进的人数实在是太多了,李自成下令关闭承天门,不许他们入宫,让他们在承天门外露天坐着等候。

到了中午,李自成出来接见他们,面南而坐,牛金星、刘宗敏等分坐左右。

面对下面这群前朝官员殷殷期盼的目光,李自成宣布了他的任用标准。

即:四品以下的可留用,当场选拔了九十二人,后来又选拔了七百多人,在京任职的三百余人,派到外省的四百余人。

而四品以上的官员,李自成一概不用,不仅不用,李自成还一一登记造册。

这拨人很疑惑,既然不委任官职,还登记干嘛?

当天晚上,这些人就知道为什么登记了!

晚上桑明川跟崇祯两人,跟着刘宗敏来到宫中,李自成高坐龙椅之上,殿下已经站在好几个人了!

刘宗敏上前施礼,李自成也没啰嗦,直接开诚布公的说道:“军中财粮短缺,这京师是百善之地,必然有足够的财粮,可惜这些文武大臣都不愿意捐献,那就辛苦各位走一趟了!”

殿下几人施礼接命,刘宗敏、李牟等人,按照之前登记的名单抓捕原明朝的勋戚、大臣、文武官八百余人,押至军营,审讯追赃助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