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34看书 > 都市 > 杂货铺侦探 > 第266章 彩礼引发的血案

当天晚上,吃饭的时候。

燕玲问娜娜:“嫂子,今天下午的那起案件是怎么回事?”

其实案件一点都不复杂,下午五点半的时候,案件基本上就审结了,简单总结,就一句话:彩礼引发的血案!

实际上就是今天孙大妈说的那起彩礼纠纷,没想到这么快就演变成了血案。

娜娜:“嗯,这是一起因为彩礼纠纷引发的灭门惨案,起因呢简单来说就是女方既不想结婚也不想退彩礼钱,男方多次讨要无果,一气之下就操刀行凶了。”

燕玲:“多少彩礼?”

娜娜:“16万。”

燕玲:“这么多?”

娜娜:“嗯,当初谈婚论嫁的时候,女方父母坚持要这么多,男方家结婚心切也只能答应了,其中5万是家人一起凑的,11万是借的。”

燕玲:“那女方为什么不退彩礼钱?”

娜娜:“具体是怎么想的不太清楚,人都死了,按照嫌疑人的说法,女方就是想要贪了这笔钱,干脆都不承认拿过这笔钱。”

燕玲:“不承认?那没有转账记录吗?”

娜娜:“没有,是现金给的,不过很多人都看到了,只是女方不想还回去找的借口而已。”

嫚薇:“呵呵,兔子逼急了都会咬人,这女方一家人真是在作死。”

涴溪:“的确是在作死,怎么有这种人啊!?”

嫚薇:“这种人多去了,是涴溪你不了解而已,嫁女就是在卖人,按斤算钱的不奇怪。”

娜娜:“嫚薇说的没错,有些人嫁女就是在卖人,不管男方有没有钱,我就就是要那么多钱!这种事情很常见的。”

涴溪:“这……这要是男方家里没有那么多钱,都是借的,那女的嫁过去不是一样没钱了吗?受苦受累还不是自己?”

嫚薇:“唉呀!涴溪,不是每个人都这么想的,既然是卖女,那些父母会跟你考虑这种吗?”

涴溪:“那就算父母不考虑,那女的也不会考虑?”

嫚薇:“有什么好考虑的,有些女的嫁过去,日子不好过了,三两年就离婚好了,然后再稼一次,不行就再稼多几次。”

涴溪:“这……这也太离谱了吧?”

涴溪:“离谱?你问娜娜看,派出所那里有数据,现在离婚的人还少吗?”

娜娜:“嗯,离婚率是挺高的,单我们辖区离婚率都超过35%了,二婚、三婚的人不在少数,另一方面,光棍也不少,像今天发生案件的肯德村,全村150户人家,光棍就有39人,比例相当高。”

涴溪:“怎么会有那么多光棍?”

娜娜:“这怎么说呢,这年头娶个老婆,哪个不是要有房有车有存款的?总之是比较复杂,我也说不清楚。”

涴溪:“好吧,那这个行凶的嫌疑人也是光棍男?”

娜娜:“嗯,36岁了,所以比较在意这个婚姻,女方才27岁,睡了几天就提出分手,搞不懂。”

嫚薇:“这种没有感情基础的,很容易出问题的。”

娜娜:“没错,没有感情基础确实容易出问题,跟你们说一个今天听来故事,也是同事们说起来的,就是三年前所里办的案件。”

燕玲:“好啊!嫂子你快说。”

娜娜:“嗯,是这样的,也是一个剩男和一个年轻女子的婚姻,相亲认识的,结婚前谈好的彩礼钱是10万块,但是男方拿不出来那么多,只给了8万块。”

“女方父母是不同意的,但是,女的却又怀孕了,所以就结婚吧。”

“结婚不久,女方继续讨要剩余的两万块彩礼钱,但男方父母觉得人都嫁过来了,孩子也有了,家里又穷,哪里还有钱给?”

“就这样,男方父母就拖着死命不给,这稼过去女的也是够狠,都怀孕六个月了,一气之下,跑到医院打掉了孩子,然后又跑到粤东打工去了,连家都不回了!”

燕玲:“这女的也太狠心了吧?”

娜娜:“所以说,没有感情基础就是这样了,容易出问题,一切向钱看,金钱的钱。”

燕玲:“那后来呢?”

娜娜:“那女的跑了,她老公就发疯了,孩子没了、老婆也跑了,怪父母不把剩余的两万块彩礼钱给女方家,一气之下,把自己的父母都砍死了……”

燕玲:“好惨!”

嫚薇:“要我说,那男的也是个窝囊废!自己没本事,怪到父母头上来,还把人杀了!天底下最窝囊的人了,这种人连呼吸都是浪费空气!”

涴溪:“嗯,嫚薇说的好有道理,这种男的的确要不得,那女的跑了也是对的。”

……

几女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我基本上就没怎么开口。

感情的事情,说不清、道不明,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不好评判什么。

这一年多时间,见识到了无数的悲欢离合,恩也好、怨也好,情也好、爱也罢,最难读懂的,始终是人心。

事情往往可以计算得很清楚,而人心,是不能计算的。

时间又过去几天。

这天,我们几个坐在店铺门口闲聊,马哥突然跟我说:

“刚刚拿公文包走过去的那个人罪恶滔天。”

我当即看了一眼那人,就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普通男人。

蒙开炎,42岁,东福省人,名片上显示其为博光医院的院长。

真看不出来,原来这么有身份。

博光医院是一家私人医院,据说在很多地方都有分设的医院,主要是男科妇科疾病,以及不孕不育症治疗为主。

我看向市中心,找到博光医院,查看了一番。

然后又看向他的别墅,扫视几遍。

心中有数了。

黄毛问马哥:“他是有什么问题吗?”

“具体不太清楚,反正那个人肯定是做了很坏很坏的事情。”

黄毛又问我:“东哥,那你知道是什么事情吗?”

“知道一点,具体还需要你们跑一跑,这可能又是一起惊天大案。”

“这么严重?”

“嗯,他是博光医院的院长,这个医院涉嫌夸大病情虚假治疗,黑了老百姓不少血汗钱,另外通过伪造单据骗取医保基金超亿元,同时他还是一名艾滋病病毒携带者,hiv阳性,应该传染给了不少人。”

“草!那还有什么说的,搞他!”

“这案子比较大,今晚我列一个单子给你们,明天开始,你们再进行调查。”

“没问题,绝对把他搞死搞残!”

“到时候让马哥配合你们,马哥看出有问题的人,重点照顾。”

“好!,东哥你坐镇指挥,你指哪我们打哪!”

“东哥,你说他患有艾滋病,那一个传一个,岂不是很多人都会被传染了?”老铁插了一句。

“有这可能,所以马哥说他是罪恶滔天了。”

“嘶…这真是太恐怖了!”

“所以啊,路边的野花还是要少采的。”

“我都没采过好不好!?”

“你说没采过,东龙人民都不会相信,你跟锦旗合影的照片都上头条了好吗?”

“我草!东哥还不是你干的好事!”

“哈哈哈……关爱失足女、人民好榜样,是老铁你自己没看清楚,怎么能怪东哥呢!?”

“这…这……”

“哈哈哈哈……”

燕玲:“好惨!”

嫚薇:“要我说,那男的也是个窝囊废!自己没本事,怪到父母头上来,还把人杀了!天底下最窝囊的人了,这种人连呼吸都是浪费空气!”

涴溪:“嗯,嫚薇说的好有道理,这种男的的确要不得,那女的跑了也是对的。”

……

几女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我基本上就没怎么开口。

感情的事情,说不清、道不明,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不好评判什么。

这一年多时间,见识到了无数的悲欢离合,恩也好、怨也好,情也好、爱也罢,最难读懂的,始终是人心。

事情往往可以计算得很清楚,而人心,是不能计算的。

时间又过去几天。

这天,我们几个坐在店铺门口闲聊,马哥突然跟我说:

“刚刚拿公文包走过去的那个人罪恶滔天。”

我当即看了一眼那人,就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普通男人。

蒙开炎,42岁,东福省人,名片上显示其为博光医院的院长。

真看不出来,原来这么有身份。

博光医院是一家私人医院,据说在很多地方都有分设的医院,主要是男科妇科疾病,以及不孕不育症治疗为主。

我看向市中心,找到博光医院,查看了一番。

然后又看向他的别墅,扫视几遍。

心中有数了。

黄毛问马哥:“他是有什么问题吗?”

“具体不太清楚,反正那个人肯定是做了很坏很坏的事情。”

黄毛又问我:“东哥,那你知道是什么事情吗?”

“知道一点,具体还需要你们跑一跑,这可能又是一起惊天大案。”

“这么严重?”

“嗯,他是博光医院的院长,这个医院涉嫌夸大病情虚假治疗,黑了老百姓不少血汗钱,另外通过伪造单据骗取医保基金超亿元,同时他还是一名艾滋病病毒携带者,hiv阳性,应该传染给了不少人。”

“草!那还有什么说的,搞他!”

“这案子比较大,今晚我列一个单子给你们,明天开始,你们再进行调查。”

“没问题,绝对把他搞死搞残!”

“到时候让马哥配合你们,马哥看出有问题的人,重点照顾。”

“好!,东哥你坐镇指挥,你指哪我们打哪!”

“东哥,你说他患有艾滋病,那一个传一个,岂不是很多人都会被传染了?”老铁插了一句。

“有这可能,所以马哥说他是罪恶滔天了。”

“嘶…这真是太恐怖了!”

“所以啊,路边的野花还是要少采的。”

“我都没采过好不好!?”

“你说没采过,东龙人民都不会相信,你跟锦旗合影的照片都上头条了好吗?”

“我草!东哥还不是你干的好事!”

“哈哈哈……关爱失足女、人民好榜样,是老铁你自己没看清楚,怎么能怪东哥呢!?”

“这…这……”

“哈哈哈哈……”

燕玲:“好惨!”

嫚薇:“要我说,那男的也是个窝囊废!自己没本事,怪到父母头上来,还把人杀了!天底下最窝囊的人了,这种人连呼吸都是浪费空气!”

涴溪:“嗯,嫚薇说的好有道理,这种男的的确要不得,那女的跑了也是对的。”

……

几女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我基本上就没怎么开口。

感情的事情,说不清、道不明,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不好评判什么。

这一年多时间,见识到了无数的悲欢离合,恩也好、怨也好,情也好、爱也罢,最难读懂的,始终是人心。

事情往往可以计算得很清楚,而人心,是不能计算的。

时间又过去几天。

这天,我们几个坐在店铺门口闲聊,马哥突然跟我说:

“刚刚拿公文包走过去的那个人罪恶滔天。”

我当即看了一眼那人,就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普通男人。

蒙开炎,42岁,东福省人,名片上显示其为博光医院的院长。

真看不出来,原来这么有身份。

博光医院是一家私人医院,据说在很多地方都有分设的医院,主要是男科妇科疾病,以及不孕不育症治疗为主。

我看向市中心,找到博光医院,查看了一番。

然后又看向他的别墅,扫视几遍。

心中有数了。

黄毛问马哥:“他是有什么问题吗?”

“具体不太清楚,反正那个人肯定是做了很坏很坏的事情。”

黄毛又问我:“东哥,那你知道是什么事情吗?”

“知道一点,具体还需要你们跑一跑,这可能又是一起惊天大案。”

“这么严重?”

“嗯,他是博光医院的院长,这个医院涉嫌夸大病情虚假治疗,黑了老百姓不少血汗钱,另外通过伪造单据骗取医保基金超亿元,同时他还是一名艾滋病病毒携带者,hiv阳性,应该传染给了不少人。”

“草!那还有什么说的,搞他!”

“这案子比较大,今晚我列一个单子给你们,明天开始,你们再进行调查。”

“没问题,绝对把他搞死搞残!”

“到时候让马哥配合你们,马哥看出有问题的人,重点照顾。”

“好!,东哥你坐镇指挥,你指哪我们打哪!”

“东哥,你说他患有艾滋病,那一个传一个,岂不是很多人都会被传染了?”老铁插了一句。

“有这可能,所以马哥说他是罪恶滔天了。”

“嘶…这真是太恐怖了!”

“所以啊,路边的野花还是要少采的。”

“我都没采过好不好!?”

“你说没采过,东龙人民都不会相信,你跟锦旗合影的照片都上头条了好吗?”

“我草!东哥还不是你干的好事!”

“哈哈哈……关爱失足女、人民好榜样,是老铁你自己没看清楚,怎么能怪东哥呢!?”

“这…这……”

“哈哈哈哈……”

燕玲:“好惨!”

嫚薇:“要我说,那男的也是个窝囊废!自己没本事,怪到父母头上来,还把人杀了!天底下最窝囊的人了,这种人连呼吸都是浪费空气!”

涴溪:“嗯,嫚薇说的好有道理,这种男的的确要不得,那女的跑了也是对的。”

……

几女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我基本上就没怎么开口。

感情的事情,说不清、道不明,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不好评判什么。

这一年多时间,见识到了无数的悲欢离合,恩也好、怨也好,情也好、爱也罢,最难读懂的,始终是人心。

事情往往可以计算得很清楚,而人心,是不能计算的。

时间又过去几天。

这天,我们几个坐在店铺门口闲聊,马哥突然跟我说:

“刚刚拿公文包走过去的那个人罪恶滔天。”

我当即看了一眼那人,就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普通男人。

蒙开炎,42岁,东福省人,名片上显示其为博光医院的院长。

真看不出来,原来这么有身份。

博光医院是一家私人医院,据说在很多地方都有分设的医院,主要是男科妇科疾病,以及不孕不育症治疗为主。

我看向市中心,找到博光医院,查看了一番。

然后又看向他的别墅,扫视几遍。

心中有数了。

黄毛问马哥:“他是有什么问题吗?”

“具体不太清楚,反正那个人肯定是做了很坏很坏的事情。”

黄毛又问我:“东哥,那你知道是什么事情吗?”

“知道一点,具体还需要你们跑一跑,这可能又是一起惊天大案。”

“这么严重?”

“嗯,他是博光医院的院长,这个医院涉嫌夸大病情虚假治疗,黑了老百姓不少血汗钱,另外通过伪造单据骗取医保基金超亿元,同时他还是一名艾滋病病毒携带者,hiv阳性,应该传染给了不少人。”

“草!那还有什么说的,搞他!”

“这案子比较大,今晚我列一个单子给你们,明天开始,你们再进行调查。”

“没问题,绝对把他搞死搞残!”

“到时候让马哥配合你们,马哥看出有问题的人,重点照顾。”

“好!,东哥你坐镇指挥,你指哪我们打哪!”

“东哥,你说他患有艾滋病,那一个传一个,岂不是很多人都会被传染了?”老铁插了一句。

“有这可能,所以马哥说他是罪恶滔天了。”

“嘶…这真是太恐怖了!”

“所以啊,路边的野花还是要少采的。”

“我都没采过好不好!?”

“你说没采过,东龙人民都不会相信,你跟锦旗合影的照片都上头条了好吗?”

“我草!东哥还不是你干的好事!”

“哈哈哈……关爱失足女、人民好榜样,是老铁你自己没看清楚,怎么能怪东哥呢!?”

“这…这……”

“哈哈哈哈……”

燕玲:“好惨!”

嫚薇:“要我说,那男的也是个窝囊废!自己没本事,怪到父母头上来,还把人杀了!天底下最窝囊的人了,这种人连呼吸都是浪费空气!”

涴溪:“嗯,嫚薇说的好有道理,这种男的的确要不得,那女的跑了也是对的。”

……

几女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我基本上就没怎么开口。

感情的事情,说不清、道不明,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不好评判什么。

这一年多时间,见识到了无数的悲欢离合,恩也好、怨也好,情也好、爱也罢,最难读懂的,始终是人心。

事情往往可以计算得很清楚,而人心,是不能计算的。

时间又过去几天。

这天,我们几个坐在店铺门口闲聊,马哥突然跟我说:

“刚刚拿公文包走过去的那个人罪恶滔天。”

我当即看了一眼那人,就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普通男人。

蒙开炎,42岁,东福省人,名片上显示其为博光医院的院长。

真看不出来,原来这么有身份。

博光医院是一家私人医院,据说在很多地方都有分设的医院,主要是男科妇科疾病,以及不孕不育症治疗为主。

我看向市中心,找到博光医院,查看了一番。

然后又看向他的别墅,扫视几遍。

心中有数了。

黄毛问马哥:“他是有什么问题吗?”

“具体不太清楚,反正那个人肯定是做了很坏很坏的事情。”

黄毛又问我:“东哥,那你知道是什么事情吗?”

“知道一点,具体还需要你们跑一跑,这可能又是一起惊天大案。”

“这么严重?”

“嗯,他是博光医院的院长,这个医院涉嫌夸大病情虚假治疗,黑了老百姓不少血汗钱,另外通过伪造单据骗取医保基金超亿元,同时他还是一名艾滋病病毒携带者,hiv阳性,应该传染给了不少人。”

“草!那还有什么说的,搞他!”

“这案子比较大,今晚我列一个单子给你们,明天开始,你们再进行调查。”

“没问题,绝对把他搞死搞残!”

“到时候让马哥配合你们,马哥看出有问题的人,重点照顾。”

“好!,东哥你坐镇指挥,你指哪我们打哪!”

“东哥,你说他患有艾滋病,那一个传一个,岂不是很多人都会被传染了?”老铁插了一句。

“有这可能,所以马哥说他是罪恶滔天了。”

“嘶…这真是太恐怖了!”

“所以啊,路边的野花还是要少采的。”

“我都没采过好不好!?”

“你说没采过,东龙人民都不会相信,你跟锦旗合影的照片都上头条了好吗?”

“我草!东哥还不是你干的好事!”

“哈哈哈……关爱失足女、人民好榜样,是老铁你自己没看清楚,怎么能怪东哥呢!?”

“这…这……”

“哈哈哈哈……”

燕玲:“好惨!”

嫚薇:“要我说,那男的也是个窝囊废!自己没本事,怪到父母头上来,还把人杀了!天底下最窝囊的人了,这种人连呼吸都是浪费空气!”

涴溪:“嗯,嫚薇说的好有道理,这种男的的确要不得,那女的跑了也是对的。”

……

几女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我基本上就没怎么开口。

感情的事情,说不清、道不明,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不好评判什么。

这一年多时间,见识到了无数的悲欢离合,恩也好、怨也好,情也好、爱也罢,最难读懂的,始终是人心。

事情往往可以计算得很清楚,而人心,是不能计算的。

时间又过去几天。

这天,我们几个坐在店铺门口闲聊,马哥突然跟我说:

“刚刚拿公文包走过去的那个人罪恶滔天。”

我当即看了一眼那人,就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普通男人。

蒙开炎,42岁,东福省人,名片上显示其为博光医院的院长。

真看不出来,原来这么有身份。

博光医院是一家私人医院,据说在很多地方都有分设的医院,主要是男科妇科疾病,以及不孕不育症治疗为主。

我看向市中心,找到博光医院,查看了一番。

然后又看向他的别墅,扫视几遍。

心中有数了。

黄毛问马哥:“他是有什么问题吗?”

“具体不太清楚,反正那个人肯定是做了很坏很坏的事情。”

黄毛又问我:“东哥,那你知道是什么事情吗?”

“知道一点,具体还需要你们跑一跑,这可能又是一起惊天大案。”

“这么严重?”

“嗯,他是博光医院的院长,这个医院涉嫌夸大病情虚假治疗,黑了老百姓不少血汗钱,另外通过伪造单据骗取医保基金超亿元,同时他还是一名艾滋病病毒携带者,hiv阳性,应该传染给了不少人。”

“草!那还有什么说的,搞他!”

“这案子比较大,今晚我列一个单子给你们,明天开始,你们再进行调查。”

“没问题,绝对把他搞死搞残!”

“到时候让马哥配合你们,马哥看出有问题的人,重点照顾。”

“好!,东哥你坐镇指挥,你指哪我们打哪!”

“东哥,你说他患有艾滋病,那一个传一个,岂不是很多人都会被传染了?”老铁插了一句。

“有这可能,所以马哥说他是罪恶滔天了。”

“嘶…这真是太恐怖了!”

“所以啊,路边的野花还是要少采的。”

“我都没采过好不好!?”

“你说没采过,东龙人民都不会相信,你跟锦旗合影的照片都上头条了好吗?”

“我草!东哥还不是你干的好事!”

“哈哈哈……关爱失足女、人民好榜样,是老铁你自己没看清楚,怎么能怪东哥呢!?”

“这…这……”

“哈哈哈哈……”

燕玲:“好惨!”

嫚薇:“要我说,那男的也是个窝囊废!自己没本事,怪到父母头上来,还把人杀了!天底下最窝囊的人了,这种人连呼吸都是浪费空气!”

涴溪:“嗯,嫚薇说的好有道理,这种男的的确要不得,那女的跑了也是对的。”

……

几女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我基本上就没怎么开口。

感情的事情,说不清、道不明,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不好评判什么。

这一年多时间,见识到了无数的悲欢离合,恩也好、怨也好,情也好、爱也罢,最难读懂的,始终是人心。

事情往往可以计算得很清楚,而人心,是不能计算的。

时间又过去几天。

这天,我们几个坐在店铺门口闲聊,马哥突然跟我说:

“刚刚拿公文包走过去的那个人罪恶滔天。”

我当即看了一眼那人,就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普通男人。

蒙开炎,42岁,东福省人,名片上显示其为博光医院的院长。

真看不出来,原来这么有身份。

博光医院是一家私人医院,据说在很多地方都有分设的医院,主要是男科妇科疾病,以及不孕不育症治疗为主。

我看向市中心,找到博光医院,查看了一番。

然后又看向他的别墅,扫视几遍。

心中有数了。

黄毛问马哥:“他是有什么问题吗?”

“具体不太清楚,反正那个人肯定是做了很坏很坏的事情。”

黄毛又问我:“东哥,那你知道是什么事情吗?”

“知道一点,具体还需要你们跑一跑,这可能又是一起惊天大案。”

“这么严重?”

“嗯,他是博光医院的院长,这个医院涉嫌夸大病情虚假治疗,黑了老百姓不少血汗钱,另外通过伪造单据骗取医保基金超亿元,同时他还是一名艾滋病病毒携带者,hiv阳性,应该传染给了不少人。”

“草!那还有什么说的,搞他!”

“这案子比较大,今晚我列一个单子给你们,明天开始,你们再进行调查。”

“没问题,绝对把他搞死搞残!”

“到时候让马哥配合你们,马哥看出有问题的人,重点照顾。”

“好!,东哥你坐镇指挥,你指哪我们打哪!”

“东哥,你说他患有艾滋病,那一个传一个,岂不是很多人都会被传染了?”老铁插了一句。

“有这可能,所以马哥说他是罪恶滔天了。”

“嘶…这真是太恐怖了!”

“所以啊,路边的野花还是要少采的。”

“我都没采过好不好!?”

“你说没采过,东龙人民都不会相信,你跟锦旗合影的照片都上头条了好吗?”

“我草!东哥还不是你干的好事!”

“哈哈哈……关爱失足女、人民好榜样,是老铁你自己没看清楚,怎么能怪东哥呢!?”

“这…这……”

“哈哈哈哈……”

燕玲:“好惨!”

嫚薇:“要我说,那男的也是个窝囊废!自己没本事,怪到父母头上来,还把人杀了!天底下最窝囊的人了,这种人连呼吸都是浪费空气!”

涴溪:“嗯,嫚薇说的好有道理,这种男的的确要不得,那女的跑了也是对的。”

……

几女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我基本上就没怎么开口。

感情的事情,说不清、道不明,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不好评判什么。

这一年多时间,见识到了无数的悲欢离合,恩也好、怨也好,情也好、爱也罢,最难读懂的,始终是人心。

事情往往可以计算得很清楚,而人心,是不能计算的。

时间又过去几天。

这天,我们几个坐在店铺门口闲聊,马哥突然跟我说:

“刚刚拿公文包走过去的那个人罪恶滔天。”

我当即看了一眼那人,就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普通男人。

蒙开炎,42岁,东福省人,名片上显示其为博光医院的院长。

真看不出来,原来这么有身份。

博光医院是一家私人医院,据说在很多地方都有分设的医院,主要是男科妇科疾病,以及不孕不育症治疗为主。

我看向市中心,找到博光医院,查看了一番。

然后又看向他的别墅,扫视几遍。

心中有数了。

黄毛问马哥:“他是有什么问题吗?”

“具体不太清楚,反正那个人肯定是做了很坏很坏的事情。”

黄毛又问我:“东哥,那你知道是什么事情吗?”

“知道一点,具体还需要你们跑一跑,这可能又是一起惊天大案。”

“这么严重?”

“嗯,他是博光医院的院长,这个医院涉嫌夸大病情虚假治疗,黑了老百姓不少血汗钱,另外通过伪造单据骗取医保基金超亿元,同时他还是一名艾滋病病毒携带者,hiv阳性,应该传染给了不少人。”

“草!那还有什么说的,搞他!”

“这案子比较大,今晚我列一个单子给你们,明天开始,你们再进行调查。”

“没问题,绝对把他搞死搞残!”

“到时候让马哥配合你们,马哥看出有问题的人,重点照顾。”

“好!,东哥你坐镇指挥,你指哪我们打哪!”

“东哥,你说他患有艾滋病,那一个传一个,岂不是很多人都会被传染了?”老铁插了一句。

“有这可能,所以马哥说他是罪恶滔天了。”

“嘶…这真是太恐怖了!”

“所以啊,路边的野花还是要少采的。”

“我都没采过好不好!?”

“你说没采过,东龙人民都不会相信,你跟锦旗合影的照片都上头条了好吗?”

“我草!东哥还不是你干的好事!”

“哈哈哈……关爱失足女、人民好榜样,是老铁你自己没看清楚,怎么能怪东哥呢!?”

“这…这……”

“哈哈哈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