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34看书 > 科幻 > 火影:最闪亮的星 > 第138章 所谓血脉

一路上,宇智波佐助与宇智波鼬逛了很多小摊,宇智波鼬请了宇智波佐助吃了很多东西。

刚开始时宇智波鼬起话题,宇智波佐助只听不答,但渐渐的,宇智波佐助开始回话,随后两个人开始聊天。

宇智波佐助感觉对方好懂自己。

两人走在街上,如同真正的兄妹一样,气氛也十分的温馨。

如果,当年没有发生那件事情,我和那个家伙是不是也会像现在我跟他一样。

宇智波佐助喝着宇智波鼬买来的酸甜果茶,看着不远处的宇智波鼬帮着自己买吃食。

“给你一个小忠告,眼见不一定为实,耳听不一定为虚,鼬真的是叛徒?一切的真相,等你拥有足够强大实力时,再好好调查清楚了。”

宇智波佐助看着那个朴素的男人,脑海里不由浮现那个时候,宇智波星在他耳边说的话。

老师说鼬不是真正的叛徒,可我亲眼看着他杀了爸爸妈妈。

想到这里,宇智波佐助下意识的握紧手中的杯子。

所以...到底什么是真的?

宇智波佐助垂眸沉默着。

“佐佐!....子?”

宇智波鼬买着东西回来,却发现那个站在树下等待自己的少女不见了。

佐助.....

宇智波鼬垂眸,随后轻笑一声。

被....发现了吗....

宇智波鼬站在原地不知道过了多久,随后轻叹一口气,拿着自己刚买的东西走向垃圾桶。

正当宇智波鼬打算将自己手中的东西丢进垃圾桶的时候,背后传来声响。

“喂,那个不是给我买的吗。”

宇智波鼬的身体微微一僵,随后转过头看向那个手里那种东西的宇智波佐助。

“我还以为你走了,所以才...”

宇智波鼬微微停顿了一下,随后笑着看着宇智波佐助道:“这些你还吃吗?”

“我就是去买一些东西去了。”

宇智波佐助说着,从宇智波鼬手中拿走了吃的,随后将手里的一个袋子塞进宇智波鼬怀里。

“这是....”

宇智波鼬看着手中的袋子有些疑惑的看着宇智波佐助。

宇智波佐助拿起小叉子,叉起由梅子腌制的小番茄,放入口中。

酸甜的感觉瞬间充斥整个口腔。

“回礼,你给我买了那么多东西,那是我送回去的回礼。”

宇智波佐助随意的说着,但眼神隐约有些紧张的看着宇智波鼬。

“可以现在打开吗?”

宇智波鼬看着有些紧张的宇智波佐助,眼睛里闪过一丝笑意。

“随意,已经送给你了,你想怎么都是你自己的事情。”

宇智波佐助没有正面回答宇智波鼬的问题。

“那我打开了。”

宇智波鼬说着,将袋子打开,发现里面是一瓶十分精致的...牛奶?

宇智波鼬虽然不知道宇智波佐助为什么要给自己的回礼是一瓶牛奶,但对于宇智波鼬来说,只要是宇智波佐助送到,自己都喜欢。

宇智波佐助看着宇智波鼬什么也没有举动,眼神里有些着急。

一段时间前....

从他们两个一同逛街的时候,宇智波佐助就发现宇智波鼬,如果要看远处的东西时,总是微微眯眼。

宇智波佐助可以确定,眼前这个人眼睛有些问题。

或许是与眼前这个的相处,让宇智波佐助想起来很久以前自己与宇智波鼬的相处,看着宇智波鼬这样,宇智波佐助内心升起一丝烦躁。

恰巧这个时候,宇智波佐助看到了与漩涡玖辛奈一起逛吃逛吃的宇智波星。

“泉子上忍。”

宇智波佐助走到了宇智波星面前。

“怎么了?”

宇智波星停下来,看着宇智波佐助。

“泉子上忍,你看到老师了吗,我有点儿事情想找老师。”

宇智波佐助抓着头发,有些别扭的说着。

“找我做什么?二柱子~”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语调,熟悉的打招呼模式....

呵呵,是你啊,老师....

宇智波佐助用着死鱼眼看着面前泉子打扮的宇智波星。

所以说,那个时候十分不靠谱的上忍是老师扮演的吗,呵呵~现在想想还真是。

漩涡玖辛奈见宇智波佐助找宇智波星有事,便暂时离开这里,让这两个师徒先说话。

“怎么了,怎么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宇智波星抬手扯着宇智波佐助的脸笑着说着。

宇智波佐助抬手将脸上这只手打掉,揉了揉有些发红的脸颊说道:“老师,你有办法治疗眼睛吗?”

“嗯?你眼睛不舒服么。”

宇智波星说着,抬手就要附上宇智波佐助的眼睛上。

“不是我。”

宇智波佐助侧过了头,不让宇智波星检查自己的眼睛。

“那是谁?晴天?”

宇智波星说着微微皱眉。

白眼啊,没有上手治疗过,如果不是一般的眼疾话,就不好医治了。要不然直接挖下来,让他重新长出来一双好了。

“不是。”

宇智波佐助摇了摇头,随后抬手指向那个站在不远处的宇智波鼬。

“他的眼睛似乎还有些问题。”

宇智波星看到宇智波鼬后,瞬间知道对方是谁了。

“哦~”

宇智波星的脸上逐渐浮现意味深长的笑容。

“别误会,我只不过是看他挺可怜的,又请了我不少东西吃,我只是回个礼,仅此而已!”

宇智波佐助轻哼一声,表示自己才不是无缘无故的帮对方的。

“是是是~”

宇智波星轻笑了两声,随后开口道:“那个人的眼睛情况,我曾遇到过相识的,那个并不是什么眼疾,而是腐蚀,简单来说是特有的血迹病。”

“这样吗?”

宇智波佐助点了点头,随后反应过来,那个人也有血继限界,并不是普通的人。

不过,宇智波佐助并没有太过吃惊,毕竟他最近见到过拥有各种各样的血继限界。

“喏。”

在宇智波佐助发呆的时候,宇智波星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一个精致的瓶子,瓶子里装着类似于牛奶的液体。

“这是?我们平时喝的牛奶?”

宇智波佐助看着宇智波星递过来的东西,眼睛里闪过一丝惊奇。

“这可不是你们平时喝的那种牛奶。”

宇智波星微微撇了撇嘴。

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都是闷闷的牛奶,但挤出来的跟系统出来的完全是两个效果。

挤出来的牛奶只能清除小部分的负面影响,不能像系统出品的那样清除全部负面影响。

不过,这也有一处好处,那些就是不浪费了,像宇智波佐助他们平时消除疲惫,或者像君麻吕那样每天一瓶奶,日常消除新增长的血迹病,这些都是正正好的。

除非特殊情况,否则平时宇智波星用的都是闷闷那边挤出来的牛奶。

“不一样?”

宇智波佐助有些不解。

“嗯,比你们平时用的效果更好,给他就好了。”

宇智波星简单的解释了一下。

“我知道了。”

宇智波佐助点了点头,随后将那瓶牛奶接过来,往宇智波鼬方向走去。

“咳!”

宇智波佐助轻咳了一声,随后视线有些飘忽道:“你不尝尝吗。”

看着宇智波佐助有些紧张的表情,宇智波鼬抿唇一笑,随后将瓶子打开,喝上了几口。

“很好喝。”

宇智波鼬刚说完,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状态有些不对劲,身上的疼痛感消失不见了,最主要的是,自己的眼睛能够看清周围的事物了。

看着宇智波鼬微愣的表情,宇智波佐助嘴角隐约扬起得意的表情,随后轻咳了几声道:“这瓶牛奶是老师特有的特殊牛奶,按老师的话来讲就是能清除身体的负面影响。”

负面影响吗。。。

宇智波鼬看着手上仅剩的半瓶牛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佐佐子,你觉得你的老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宇智波鼬突然开口询问宇智波佐助。

“老师吗?老师是一个是一个很好的老师。就是性格有些...”

一想到那个爱搞事情的老师,宇智波佐助不由的头疼的揉了揉额角。

“看样子,你似乎挺喜欢你老师的。”

宇智波鼬看着宇智波佐助这个样子,决定先试探一下。

如果那个商人想对佐助和木叶不利的话,就只能提前先杀了她,如果不是或者有时限的话,那就先放任一段时间,好好的观察观察。

“还...好吧。”

宇智波佐助侧过头,语气有些复杂。

另一边,看着宇智波佐助与宇智波鼬相处的宇智波星,忍不住啧啧了几声。

啧啧啧~不愧是血亲啊,哪怕对方用另一个样子出现,自己也会下意识的关心对方。

宇智波星看着远处了宇智波佐助与宇智波鼬,嘴角噙着笑意。

真好啊......

不知为何,看着宇智波佐助与宇智波鼬的相处,宇智波星突然感觉无尽的孤独感。

这么多年,宇智波星不停的忙碌着,突然间的放松,再加上周围全部都是结伴而行的人,这才让宇智波星感觉,自己活了那么多年,似乎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

刚买完回来的漩涡玖辛奈,看着浑身散发着悲伤与孤独气息的宇智波星,不由愣了一下。

在她印象中,宇智波星似乎永远很快乐,从来不会露出这种情绪。

“呦!小星傻站着做什么。”

漩涡玖辛奈突然出现在宇智波星身后,抬手拍了一下宇智波星的后背。

宇智波星踉跄了一步,将自己的情绪全部收起来,转头笑着看向漩涡玖辛奈道:“没什么,就是在想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而已。”

不要乱想,还有三年多的时间,等等神树开启之后就可以开始计划了。

泉奈在等等我,马上,我们就会再次相遇。

“这样吗,喏!这是我给你带过来的。”

漩涡玖辛奈笑着将手中的交给宇智波星,对于刚才的话,也不进行多问,就默认是这样了。

两人又继续逛了一会儿,随后各自告别离开。

另一边,宇智波鼬与宇智波佐助又相处了一段时间后,两人便互相告别离开了。

三天后......

“哼哼哼哼~哼!哼!哼!!”

宇智波星哼着小曲儿,坐在河岸旁,趁着明亮的月色,甩着杆钓着鱼。

“夜色漫长,钓个鱼鱼。”

宇智波星略有些闲情雅致的说着。

“羽织小姐不放鱼儿怎么钓鱼。”

一道声音在宇智波星身后响起。

听到来人的声音,宇智波星嘴角微微勾起。

终于来了,不枉我这几天每天这个时候来这里钓鱼。

“谁说的我钓不上鱼的?喏~鱼不是上来了。”

宇智波星笑着回复着身后的那个人。

宇智波鼬看着将后背毫无防御的展露给自己的宇智波星,眼神暗了暗。

“要过来坐吗。”

宇智波星没有回头看宇智波鼬,而是十分专注的看着面前的河流,随手指了指一旁的凳子。

宇智波鼬盯着宇智波星看了许久,随后走了过去,在宇智波星旁边的凳子坐下。

“听佐佐子说,你有一个跟她很像的妹妹?”

宇智波星像是与好友聊天一样,跟着宇智波鼬聊着天。

“如果这就是你这些天特意留出时间在这里将我钓出来的原因话,我觉得我没什么好说的了。”

宇智波鼬语气十分平静的说着,袖子里的手已经结好印,只要宇智波星稍微有其他举动,那么他就直接发动攻击。

“真是的,难得这么好的夜晚了,居然不聊天。”

宇智波星微微摇头,随后放下鱼竿,转头看向宇智波鼬。

“所以,你是来替你弟弟抱不平的吗?”

“你果然知道我是谁,他...知道吗。”

宇智波鼬眼神暗了暗。

“应该不知道吧,怎么样,眼睛已经能看清东西了吧,小佐助可是拜托我半天,我才将那瓶特殊的牛奶给他的。”

宇智波星笑着说着。

“看样子,你知道的事情挺多的。”

宇智波鼬说着,转头看向宇智波星。

“不如我们好好聊聊吧。”

随着宇智波鼬话落,猩红色的万花筒写轮眼瞬间浮现。

宇智波星看着那只眼睛,不由的愣了一下,随后便发现自己出现在血红色的空间中,而自己则被钉在了一处十字架上。

在宇智波佐助发呆的时候,宇智波星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一个精致的瓶子,瓶子里装着类似于牛奶的液体。

“这是?我们平时喝的牛奶?”

宇智波佐助看着宇智波星递过来的东西,眼睛里闪过一丝惊奇。

“这可不是你们平时喝的那种牛奶。”

宇智波星微微撇了撇嘴。

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都是闷闷的牛奶,但挤出来的跟系统出来的完全是两个效果。

挤出来的牛奶只能清除小部分的负面影响,不能像系统出品的那样清除全部负面影响。

不过,这也有一处好处,那些就是不浪费了,像宇智波佐助他们平时消除疲惫,或者像君麻吕那样每天一瓶奶,日常消除新增长的血迹病,这些都是正正好的。

除非特殊情况,否则平时宇智波星用的都是闷闷那边挤出来的牛奶。

“不一样?”

宇智波佐助有些不解。

“嗯,比你们平时用的效果更好,给他就好了。”

宇智波星简单的解释了一下。

“我知道了。”

宇智波佐助点了点头,随后将那瓶牛奶接过来,往宇智波鼬方向走去。

“咳!”

宇智波佐助轻咳了一声,随后视线有些飘忽道:“你不尝尝吗。”

看着宇智波佐助有些紧张的表情,宇智波鼬抿唇一笑,随后将瓶子打开,喝上了几口。

“很好喝。”

宇智波鼬刚说完,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状态有些不对劲,身上的疼痛感消失不见了,最主要的是,自己的眼睛能够看清周围的事物了。

看着宇智波鼬微愣的表情,宇智波佐助嘴角隐约扬起得意的表情,随后轻咳了几声道:“这瓶牛奶是老师特有的特殊牛奶,按老师的话来讲就是能清除身体的负面影响。”

负面影响吗。。。

宇智波鼬看着手上仅剩的半瓶牛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佐佐子,你觉得你的老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宇智波鼬突然开口询问宇智波佐助。

“老师吗?老师是一个是一个很好的老师。就是性格有些...”

一想到那个爱搞事情的老师,宇智波佐助不由的头疼的揉了揉额角。

“看样子,你似乎挺喜欢你老师的。”

宇智波鼬看着宇智波佐助这个样子,决定先试探一下。

如果那个商人想对佐助和木叶不利的话,就只能提前先杀了她,如果不是或者有时限的话,那就先放任一段时间,好好的观察观察。

“还...好吧。”

宇智波佐助侧过头,语气有些复杂。

另一边,看着宇智波佐助与宇智波鼬相处的宇智波星,忍不住啧啧了几声。

啧啧啧~不愧是血亲啊,哪怕对方用另一个样子出现,自己也会下意识的关心对方。

宇智波星看着远处了宇智波佐助与宇智波鼬,嘴角噙着笑意。

真好啊......

不知为何,看着宇智波佐助与宇智波鼬的相处,宇智波星突然感觉无尽的孤独感。

这么多年,宇智波星不停的忙碌着,突然间的放松,再加上周围全部都是结伴而行的人,这才让宇智波星感觉,自己活了那么多年,似乎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

刚买完回来的漩涡玖辛奈,看着浑身散发着悲伤与孤独气息的宇智波星,不由愣了一下。

在她印象中,宇智波星似乎永远很快乐,从来不会露出这种情绪。

“呦!小星傻站着做什么。”

漩涡玖辛奈突然出现在宇智波星身后,抬手拍了一下宇智波星的后背。

宇智波星踉跄了一步,将自己的情绪全部收起来,转头笑着看向漩涡玖辛奈道:“没什么,就是在想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而已。”

不要乱想,还有三年多的时间,等等神树开启之后就可以开始计划了。

泉奈在等等我,马上,我们就会再次相遇。

“这样吗,喏!这是我给你带过来的。”

漩涡玖辛奈笑着将手中的交给宇智波星,对于刚才的话,也不进行多问,就默认是这样了。

两人又继续逛了一会儿,随后各自告别离开。

另一边,宇智波鼬与宇智波佐助又相处了一段时间后,两人便互相告别离开了。

三天后......

“哼哼哼哼~哼!哼!哼!!”

宇智波星哼着小曲儿,坐在河岸旁,趁着明亮的月色,甩着杆钓着鱼。

“夜色漫长,钓个鱼鱼。”

宇智波星略有些闲情雅致的说着。

“羽织小姐不放鱼儿怎么钓鱼。”

一道声音在宇智波星身后响起。

听到来人的声音,宇智波星嘴角微微勾起。

终于来了,不枉我这几天每天这个时候来这里钓鱼。

“谁说的我钓不上鱼的?喏~鱼不是上来了。”

宇智波星笑着回复着身后的那个人。

宇智波鼬看着将后背毫无防御的展露给自己的宇智波星,眼神暗了暗。

“要过来坐吗。”

宇智波星没有回头看宇智波鼬,而是十分专注的看着面前的河流,随手指了指一旁的凳子。

宇智波鼬盯着宇智波星看了许久,随后走了过去,在宇智波星旁边的凳子坐下。

“听佐佐子说,你有一个跟她很像的妹妹?”

宇智波星像是与好友聊天一样,跟着宇智波鼬聊着天。

“如果这就是你这些天特意留出时间在这里将我钓出来的原因话,我觉得我没什么好说的了。”

宇智波鼬语气十分平静的说着,袖子里的手已经结好印,只要宇智波星稍微有其他举动,那么他就直接发动攻击。

“真是的,难得这么好的夜晚了,居然不聊天。”

宇智波星微微摇头,随后放下鱼竿,转头看向宇智波鼬。

“所以,你是来替你弟弟抱不平的吗?”

“你果然知道我是谁,他...知道吗。”

宇智波鼬眼神暗了暗。

“应该不知道吧,怎么样,眼睛已经能看清东西了吧,小佐助可是拜托我半天,我才将那瓶特殊的牛奶给他的。”

宇智波星笑着说着。

“看样子,你知道的事情挺多的。”

宇智波鼬说着,转头看向宇智波星。

“不如我们好好聊聊吧。”

随着宇智波鼬话落,猩红色的万花筒写轮眼瞬间浮现。

宇智波星看着那只眼睛,不由的愣了一下,随后便发现自己出现在血红色的空间中,而自己则被钉在了一处十字架上。

在宇智波佐助发呆的时候,宇智波星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一个精致的瓶子,瓶子里装着类似于牛奶的液体。

“这是?我们平时喝的牛奶?”

宇智波佐助看着宇智波星递过来的东西,眼睛里闪过一丝惊奇。

“这可不是你们平时喝的那种牛奶。”

宇智波星微微撇了撇嘴。

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都是闷闷的牛奶,但挤出来的跟系统出来的完全是两个效果。

挤出来的牛奶只能清除小部分的负面影响,不能像系统出品的那样清除全部负面影响。

不过,这也有一处好处,那些就是不浪费了,像宇智波佐助他们平时消除疲惫,或者像君麻吕那样每天一瓶奶,日常消除新增长的血迹病,这些都是正正好的。

除非特殊情况,否则平时宇智波星用的都是闷闷那边挤出来的牛奶。

“不一样?”

宇智波佐助有些不解。

“嗯,比你们平时用的效果更好,给他就好了。”

宇智波星简单的解释了一下。

“我知道了。”

宇智波佐助点了点头,随后将那瓶牛奶接过来,往宇智波鼬方向走去。

“咳!”

宇智波佐助轻咳了一声,随后视线有些飘忽道:“你不尝尝吗。”

看着宇智波佐助有些紧张的表情,宇智波鼬抿唇一笑,随后将瓶子打开,喝上了几口。

“很好喝。”

宇智波鼬刚说完,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状态有些不对劲,身上的疼痛感消失不见了,最主要的是,自己的眼睛能够看清周围的事物了。

看着宇智波鼬微愣的表情,宇智波佐助嘴角隐约扬起得意的表情,随后轻咳了几声道:“这瓶牛奶是老师特有的特殊牛奶,按老师的话来讲就是能清除身体的负面影响。”

负面影响吗。。。

宇智波鼬看着手上仅剩的半瓶牛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佐佐子,你觉得你的老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宇智波鼬突然开口询问宇智波佐助。

“老师吗?老师是一个是一个很好的老师。就是性格有些...”

一想到那个爱搞事情的老师,宇智波佐助不由的头疼的揉了揉额角。

“看样子,你似乎挺喜欢你老师的。”

宇智波鼬看着宇智波佐助这个样子,决定先试探一下。

如果那个商人想对佐助和木叶不利的话,就只能提前先杀了她,如果不是或者有时限的话,那就先放任一段时间,好好的观察观察。

“还...好吧。”

宇智波佐助侧过头,语气有些复杂。

另一边,看着宇智波佐助与宇智波鼬相处的宇智波星,忍不住啧啧了几声。

啧啧啧~不愧是血亲啊,哪怕对方用另一个样子出现,自己也会下意识的关心对方。

宇智波星看着远处了宇智波佐助与宇智波鼬,嘴角噙着笑意。

真好啊......

不知为何,看着宇智波佐助与宇智波鼬的相处,宇智波星突然感觉无尽的孤独感。

这么多年,宇智波星不停的忙碌着,突然间的放松,再加上周围全部都是结伴而行的人,这才让宇智波星感觉,自己活了那么多年,似乎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

刚买完回来的漩涡玖辛奈,看着浑身散发着悲伤与孤独气息的宇智波星,不由愣了一下。

在她印象中,宇智波星似乎永远很快乐,从来不会露出这种情绪。

“呦!小星傻站着做什么。”

漩涡玖辛奈突然出现在宇智波星身后,抬手拍了一下宇智波星的后背。

宇智波星踉跄了一步,将自己的情绪全部收起来,转头笑着看向漩涡玖辛奈道:“没什么,就是在想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而已。”

不要乱想,还有三年多的时间,等等神树开启之后就可以开始计划了。

泉奈在等等我,马上,我们就会再次相遇。

“这样吗,喏!这是我给你带过来的。”

漩涡玖辛奈笑着将手中的交给宇智波星,对于刚才的话,也不进行多问,就默认是这样了。

两人又继续逛了一会儿,随后各自告别离开。

另一边,宇智波鼬与宇智波佐助又相处了一段时间后,两人便互相告别离开了。

三天后......

“哼哼哼哼~哼!哼!哼!!”

宇智波星哼着小曲儿,坐在河岸旁,趁着明亮的月色,甩着杆钓着鱼。

“夜色漫长,钓个鱼鱼。”

宇智波星略有些闲情雅致的说着。

“羽织小姐不放鱼儿怎么钓鱼。”

一道声音在宇智波星身后响起。

听到来人的声音,宇智波星嘴角微微勾起。

终于来了,不枉我这几天每天这个时候来这里钓鱼。

“谁说的我钓不上鱼的?喏~鱼不是上来了。”

宇智波星笑着回复着身后的那个人。

宇智波鼬看着将后背毫无防御的展露给自己的宇智波星,眼神暗了暗。

“要过来坐吗。”

宇智波星没有回头看宇智波鼬,而是十分专注的看着面前的河流,随手指了指一旁的凳子。

宇智波鼬盯着宇智波星看了许久,随后走了过去,在宇智波星旁边的凳子坐下。

“听佐佐子说,你有一个跟她很像的妹妹?”

宇智波星像是与好友聊天一样,跟着宇智波鼬聊着天。

“如果这就是你这些天特意留出时间在这里将我钓出来的原因话,我觉得我没什么好说的了。”

宇智波鼬语气十分平静的说着,袖子里的手已经结好印,只要宇智波星稍微有其他举动,那么他就直接发动攻击。

“真是的,难得这么好的夜晚了,居然不聊天。”

宇智波星微微摇头,随后放下鱼竿,转头看向宇智波鼬。

“所以,你是来替你弟弟抱不平的吗?”

“你果然知道我是谁,他...知道吗。”

宇智波鼬眼神暗了暗。

“应该不知道吧,怎么样,眼睛已经能看清东西了吧,小佐助可是拜托我半天,我才将那瓶特殊的牛奶给他的。”

宇智波星笑着说着。

“看样子,你知道的事情挺多的。”

宇智波鼬说着,转头看向宇智波星。

“不如我们好好聊聊吧。”

随着宇智波鼬话落,猩红色的万花筒写轮眼瞬间浮现。

宇智波星看着那只眼睛,不由的愣了一下,随后便发现自己出现在血红色的空间中,而自己则被钉在了一处十字架上。

在宇智波佐助发呆的时候,宇智波星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一个精致的瓶子,瓶子里装着类似于牛奶的液体。

“这是?我们平时喝的牛奶?”

宇智波佐助看着宇智波星递过来的东西,眼睛里闪过一丝惊奇。

“这可不是你们平时喝的那种牛奶。”

宇智波星微微撇了撇嘴。

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都是闷闷的牛奶,但挤出来的跟系统出来的完全是两个效果。

挤出来的牛奶只能清除小部分的负面影响,不能像系统出品的那样清除全部负面影响。

不过,这也有一处好处,那些就是不浪费了,像宇智波佐助他们平时消除疲惫,或者像君麻吕那样每天一瓶奶,日常消除新增长的血迹病,这些都是正正好的。

除非特殊情况,否则平时宇智波星用的都是闷闷那边挤出来的牛奶。

“不一样?”

宇智波佐助有些不解。

“嗯,比你们平时用的效果更好,给他就好了。”

宇智波星简单的解释了一下。

“我知道了。”

宇智波佐助点了点头,随后将那瓶牛奶接过来,往宇智波鼬方向走去。

“咳!”

宇智波佐助轻咳了一声,随后视线有些飘忽道:“你不尝尝吗。”

看着宇智波佐助有些紧张的表情,宇智波鼬抿唇一笑,随后将瓶子打开,喝上了几口。

“很好喝。”

宇智波鼬刚说完,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状态有些不对劲,身上的疼痛感消失不见了,最主要的是,自己的眼睛能够看清周围的事物了。

看着宇智波鼬微愣的表情,宇智波佐助嘴角隐约扬起得意的表情,随后轻咳了几声道:“这瓶牛奶是老师特有的特殊牛奶,按老师的话来讲就是能清除身体的负面影响。”

负面影响吗。。。

宇智波鼬看着手上仅剩的半瓶牛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佐佐子,你觉得你的老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宇智波鼬突然开口询问宇智波佐助。

“老师吗?老师是一个是一个很好的老师。就是性格有些...”

一想到那个爱搞事情的老师,宇智波佐助不由的头疼的揉了揉额角。

“看样子,你似乎挺喜欢你老师的。”

宇智波鼬看着宇智波佐助这个样子,决定先试探一下。

如果那个商人想对佐助和木叶不利的话,就只能提前先杀了她,如果不是或者有时限的话,那就先放任一段时间,好好的观察观察。

“还...好吧。”

宇智波佐助侧过头,语气有些复杂。

另一边,看着宇智波佐助与宇智波鼬相处的宇智波星,忍不住啧啧了几声。

啧啧啧~不愧是血亲啊,哪怕对方用另一个样子出现,自己也会下意识的关心对方。

宇智波星看着远处了宇智波佐助与宇智波鼬,嘴角噙着笑意。

真好啊......

不知为何,看着宇智波佐助与宇智波鼬的相处,宇智波星突然感觉无尽的孤独感。

这么多年,宇智波星不停的忙碌着,突然间的放松,再加上周围全部都是结伴而行的人,这才让宇智波星感觉,自己活了那么多年,似乎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

刚买完回来的漩涡玖辛奈,看着浑身散发着悲伤与孤独气息的宇智波星,不由愣了一下。

在她印象中,宇智波星似乎永远很快乐,从来不会露出这种情绪。

“呦!小星傻站着做什么。”

漩涡玖辛奈突然出现在宇智波星身后,抬手拍了一下宇智波星的后背。

宇智波星踉跄了一步,将自己的情绪全部收起来,转头笑着看向漩涡玖辛奈道:“没什么,就是在想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而已。”

不要乱想,还有三年多的时间,等等神树开启之后就可以开始计划了。

泉奈在等等我,马上,我们就会再次相遇。

“这样吗,喏!这是我给你带过来的。”

漩涡玖辛奈笑着将手中的交给宇智波星,对于刚才的话,也不进行多问,就默认是这样了。

两人又继续逛了一会儿,随后各自告别离开。

另一边,宇智波鼬与宇智波佐助又相处了一段时间后,两人便互相告别离开了。

三天后......

“哼哼哼哼~哼!哼!哼!!”

宇智波星哼着小曲儿,坐在河岸旁,趁着明亮的月色,甩着杆钓着鱼。

“夜色漫长,钓个鱼鱼。”

宇智波星略有些闲情雅致的说着。

“羽织小姐不放鱼儿怎么钓鱼。”

一道声音在宇智波星身后响起。

听到来人的声音,宇智波星嘴角微微勾起。

终于来了,不枉我这几天每天这个时候来这里钓鱼。

“谁说的我钓不上鱼的?喏~鱼不是上来了。”

宇智波星笑着回复着身后的那个人。

宇智波鼬看着将后背毫无防御的展露给自己的宇智波星,眼神暗了暗。

“要过来坐吗。”

宇智波星没有回头看宇智波鼬,而是十分专注的看着面前的河流,随手指了指一旁的凳子。

宇智波鼬盯着宇智波星看了许久,随后走了过去,在宇智波星旁边的凳子坐下。

“听佐佐子说,你有一个跟她很像的妹妹?”

宇智波星像是与好友聊天一样,跟着宇智波鼬聊着天。

“如果这就是你这些天特意留出时间在这里将我钓出来的原因话,我觉得我没什么好说的了。”

宇智波鼬语气十分平静的说着,袖子里的手已经结好印,只要宇智波星稍微有其他举动,那么他就直接发动攻击。

“真是的,难得这么好的夜晚了,居然不聊天。”

宇智波星微微摇头,随后放下鱼竿,转头看向宇智波鼬。

“所以,你是来替你弟弟抱不平的吗?”

“你果然知道我是谁,他...知道吗。”

宇智波鼬眼神暗了暗。

“应该不知道吧,怎么样,眼睛已经能看清东西了吧,小佐助可是拜托我半天,我才将那瓶特殊的牛奶给他的。”

宇智波星笑着说着。

“看样子,你知道的事情挺多的。”

宇智波鼬说着,转头看向宇智波星。

“不如我们好好聊聊吧。”

随着宇智波鼬话落,猩红色的万花筒写轮眼瞬间浮现。

宇智波星看着那只眼睛,不由的愣了一下,随后便发现自己出现在血红色的空间中,而自己则被钉在了一处十字架上。

在宇智波佐助发呆的时候,宇智波星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一个精致的瓶子,瓶子里装着类似于牛奶的液体。

“这是?我们平时喝的牛奶?”

宇智波佐助看着宇智波星递过来的东西,眼睛里闪过一丝惊奇。

“这可不是你们平时喝的那种牛奶。”

宇智波星微微撇了撇嘴。

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都是闷闷的牛奶,但挤出来的跟系统出来的完全是两个效果。

挤出来的牛奶只能清除小部分的负面影响,不能像系统出品的那样清除全部负面影响。

不过,这也有一处好处,那些就是不浪费了,像宇智波佐助他们平时消除疲惫,或者像君麻吕那样每天一瓶奶,日常消除新增长的血迹病,这些都是正正好的。

除非特殊情况,否则平时宇智波星用的都是闷闷那边挤出来的牛奶。

“不一样?”

宇智波佐助有些不解。

“嗯,比你们平时用的效果更好,给他就好了。”

宇智波星简单的解释了一下。

“我知道了。”

宇智波佐助点了点头,随后将那瓶牛奶接过来,往宇智波鼬方向走去。

“咳!”

宇智波佐助轻咳了一声,随后视线有些飘忽道:“你不尝尝吗。”

看着宇智波佐助有些紧张的表情,宇智波鼬抿唇一笑,随后将瓶子打开,喝上了几口。

“很好喝。”

宇智波鼬刚说完,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状态有些不对劲,身上的疼痛感消失不见了,最主要的是,自己的眼睛能够看清周围的事物了。

看着宇智波鼬微愣的表情,宇智波佐助嘴角隐约扬起得意的表情,随后轻咳了几声道:“这瓶牛奶是老师特有的特殊牛奶,按老师的话来讲就是能清除身体的负面影响。”

负面影响吗。。。

宇智波鼬看着手上仅剩的半瓶牛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佐佐子,你觉得你的老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宇智波鼬突然开口询问宇智波佐助。

“老师吗?老师是一个是一个很好的老师。就是性格有些...”

一想到那个爱搞事情的老师,宇智波佐助不由的头疼的揉了揉额角。

“看样子,你似乎挺喜欢你老师的。”

宇智波鼬看着宇智波佐助这个样子,决定先试探一下。

如果那个商人想对佐助和木叶不利的话,就只能提前先杀了她,如果不是或者有时限的话,那就先放任一段时间,好好的观察观察。

“还...好吧。”

宇智波佐助侧过头,语气有些复杂。

另一边,看着宇智波佐助与宇智波鼬相处的宇智波星,忍不住啧啧了几声。

啧啧啧~不愧是血亲啊,哪怕对方用另一个样子出现,自己也会下意识的关心对方。

宇智波星看着远处了宇智波佐助与宇智波鼬,嘴角噙着笑意。

真好啊......

不知为何,看着宇智波佐助与宇智波鼬的相处,宇智波星突然感觉无尽的孤独感。

这么多年,宇智波星不停的忙碌着,突然间的放松,再加上周围全部都是结伴而行的人,这才让宇智波星感觉,自己活了那么多年,似乎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

刚买完回来的漩涡玖辛奈,看着浑身散发着悲伤与孤独气息的宇智波星,不由愣了一下。

在她印象中,宇智波星似乎永远很快乐,从来不会露出这种情绪。

“呦!小星傻站着做什么。”

漩涡玖辛奈突然出现在宇智波星身后,抬手拍了一下宇智波星的后背。

宇智波星踉跄了一步,将自己的情绪全部收起来,转头笑着看向漩涡玖辛奈道:“没什么,就是在想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而已。”

不要乱想,还有三年多的时间,等等神树开启之后就可以开始计划了。

泉奈在等等我,马上,我们就会再次相遇。

“这样吗,喏!这是我给你带过来的。”

漩涡玖辛奈笑着将手中的交给宇智波星,对于刚才的话,也不进行多问,就默认是这样了。

两人又继续逛了一会儿,随后各自告别离开。

另一边,宇智波鼬与宇智波佐助又相处了一段时间后,两人便互相告别离开了。

三天后......

“哼哼哼哼~哼!哼!哼!!”

宇智波星哼着小曲儿,坐在河岸旁,趁着明亮的月色,甩着杆钓着鱼。

“夜色漫长,钓个鱼鱼。”

宇智波星略有些闲情雅致的说着。

“羽织小姐不放鱼儿怎么钓鱼。”

一道声音在宇智波星身后响起。

听到来人的声音,宇智波星嘴角微微勾起。

终于来了,不枉我这几天每天这个时候来这里钓鱼。

“谁说的我钓不上鱼的?喏~鱼不是上来了。”

宇智波星笑着回复着身后的那个人。

宇智波鼬看着将后背毫无防御的展露给自己的宇智波星,眼神暗了暗。

“要过来坐吗。”

宇智波星没有回头看宇智波鼬,而是十分专注的看着面前的河流,随手指了指一旁的凳子。

宇智波鼬盯着宇智波星看了许久,随后走了过去,在宇智波星旁边的凳子坐下。

“听佐佐子说,你有一个跟她很像的妹妹?”

宇智波星像是与好友聊天一样,跟着宇智波鼬聊着天。

“如果这就是你这些天特意留出时间在这里将我钓出来的原因话,我觉得我没什么好说的了。”

宇智波鼬语气十分平静的说着,袖子里的手已经结好印,只要宇智波星稍微有其他举动,那么他就直接发动攻击。

“真是的,难得这么好的夜晚了,居然不聊天。”

宇智波星微微摇头,随后放下鱼竿,转头看向宇智波鼬。

“所以,你是来替你弟弟抱不平的吗?”

“你果然知道我是谁,他...知道吗。”

宇智波鼬眼神暗了暗。

“应该不知道吧,怎么样,眼睛已经能看清东西了吧,小佐助可是拜托我半天,我才将那瓶特殊的牛奶给他的。”

宇智波星笑着说着。

“看样子,你知道的事情挺多的。”

宇智波鼬说着,转头看向宇智波星。

“不如我们好好聊聊吧。”

随着宇智波鼬话落,猩红色的万花筒写轮眼瞬间浮现。

宇智波星看着那只眼睛,不由的愣了一下,随后便发现自己出现在血红色的空间中,而自己则被钉在了一处十字架上。

在宇智波佐助发呆的时候,宇智波星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一个精致的瓶子,瓶子里装着类似于牛奶的液体。

“这是?我们平时喝的牛奶?”

宇智波佐助看着宇智波星递过来的东西,眼睛里闪过一丝惊奇。

“这可不是你们平时喝的那种牛奶。”

宇智波星微微撇了撇嘴。

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都是闷闷的牛奶,但挤出来的跟系统出来的完全是两个效果。

挤出来的牛奶只能清除小部分的负面影响,不能像系统出品的那样清除全部负面影响。

不过,这也有一处好处,那些就是不浪费了,像宇智波佐助他们平时消除疲惫,或者像君麻吕那样每天一瓶奶,日常消除新增长的血迹病,这些都是正正好的。

除非特殊情况,否则平时宇智波星用的都是闷闷那边挤出来的牛奶。

“不一样?”

宇智波佐助有些不解。

“嗯,比你们平时用的效果更好,给他就好了。”

宇智波星简单的解释了一下。

“我知道了。”

宇智波佐助点了点头,随后将那瓶牛奶接过来,往宇智波鼬方向走去。

“咳!”

宇智波佐助轻咳了一声,随后视线有些飘忽道:“你不尝尝吗。”

看着宇智波佐助有些紧张的表情,宇智波鼬抿唇一笑,随后将瓶子打开,喝上了几口。

“很好喝。”

宇智波鼬刚说完,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状态有些不对劲,身上的疼痛感消失不见了,最主要的是,自己的眼睛能够看清周围的事物了。

看着宇智波鼬微愣的表情,宇智波佐助嘴角隐约扬起得意的表情,随后轻咳了几声道:“这瓶牛奶是老师特有的特殊牛奶,按老师的话来讲就是能清除身体的负面影响。”

负面影响吗。。。

宇智波鼬看着手上仅剩的半瓶牛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佐佐子,你觉得你的老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宇智波鼬突然开口询问宇智波佐助。

“老师吗?老师是一个是一个很好的老师。就是性格有些...”

一想到那个爱搞事情的老师,宇智波佐助不由的头疼的揉了揉额角。

“看样子,你似乎挺喜欢你老师的。”

宇智波鼬看着宇智波佐助这个样子,决定先试探一下。

如果那个商人想对佐助和木叶不利的话,就只能提前先杀了她,如果不是或者有时限的话,那就先放任一段时间,好好的观察观察。

“还...好吧。”

宇智波佐助侧过头,语气有些复杂。

另一边,看着宇智波佐助与宇智波鼬相处的宇智波星,忍不住啧啧了几声。

啧啧啧~不愧是血亲啊,哪怕对方用另一个样子出现,自己也会下意识的关心对方。

宇智波星看着远处了宇智波佐助与宇智波鼬,嘴角噙着笑意。

真好啊......

不知为何,看着宇智波佐助与宇智波鼬的相处,宇智波星突然感觉无尽的孤独感。

这么多年,宇智波星不停的忙碌着,突然间的放松,再加上周围全部都是结伴而行的人,这才让宇智波星感觉,自己活了那么多年,似乎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

刚买完回来的漩涡玖辛奈,看着浑身散发着悲伤与孤独气息的宇智波星,不由愣了一下。

在她印象中,宇智波星似乎永远很快乐,从来不会露出这种情绪。

“呦!小星傻站着做什么。”

漩涡玖辛奈突然出现在宇智波星身后,抬手拍了一下宇智波星的后背。

宇智波星踉跄了一步,将自己的情绪全部收起来,转头笑着看向漩涡玖辛奈道:“没什么,就是在想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而已。”

不要乱想,还有三年多的时间,等等神树开启之后就可以开始计划了。

泉奈在等等我,马上,我们就会再次相遇。

“这样吗,喏!这是我给你带过来的。”

漩涡玖辛奈笑着将手中的交给宇智波星,对于刚才的话,也不进行多问,就默认是这样了。

两人又继续逛了一会儿,随后各自告别离开。

另一边,宇智波鼬与宇智波佐助又相处了一段时间后,两人便互相告别离开了。

三天后......

“哼哼哼哼~哼!哼!哼!!”

宇智波星哼着小曲儿,坐在河岸旁,趁着明亮的月色,甩着杆钓着鱼。

“夜色漫长,钓个鱼鱼。”

宇智波星略有些闲情雅致的说着。

“羽织小姐不放鱼儿怎么钓鱼。”

一道声音在宇智波星身后响起。

听到来人的声音,宇智波星嘴角微微勾起。

终于来了,不枉我这几天每天这个时候来这里钓鱼。

“谁说的我钓不上鱼的?喏~鱼不是上来了。”

宇智波星笑着回复着身后的那个人。

宇智波鼬看着将后背毫无防御的展露给自己的宇智波星,眼神暗了暗。

“要过来坐吗。”

宇智波星没有回头看宇智波鼬,而是十分专注的看着面前的河流,随手指了指一旁的凳子。

宇智波鼬盯着宇智波星看了许久,随后走了过去,在宇智波星旁边的凳子坐下。

“听佐佐子说,你有一个跟她很像的妹妹?”

宇智波星像是与好友聊天一样,跟着宇智波鼬聊着天。

“如果这就是你这些天特意留出时间在这里将我钓出来的原因话,我觉得我没什么好说的了。”

宇智波鼬语气十分平静的说着,袖子里的手已经结好印,只要宇智波星稍微有其他举动,那么他就直接发动攻击。

“真是的,难得这么好的夜晚了,居然不聊天。”

宇智波星微微摇头,随后放下鱼竿,转头看向宇智波鼬。

“所以,你是来替你弟弟抱不平的吗?”

“你果然知道我是谁,他...知道吗。”

宇智波鼬眼神暗了暗。

“应该不知道吧,怎么样,眼睛已经能看清东西了吧,小佐助可是拜托我半天,我才将那瓶特殊的牛奶给他的。”

宇智波星笑着说着。

“看样子,你知道的事情挺多的。”

宇智波鼬说着,转头看向宇智波星。

“不如我们好好聊聊吧。”

随着宇智波鼬话落,猩红色的万花筒写轮眼瞬间浮现。

宇智波星看着那只眼睛,不由的愣了一下,随后便发现自己出现在血红色的空间中,而自己则被钉在了一处十字架上。

在宇智波佐助发呆的时候,宇智波星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一个精致的瓶子,瓶子里装着类似于牛奶的液体。

“这是?我们平时喝的牛奶?”

宇智波佐助看着宇智波星递过来的东西,眼睛里闪过一丝惊奇。

“这可不是你们平时喝的那种牛奶。”

宇智波星微微撇了撇嘴。

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都是闷闷的牛奶,但挤出来的跟系统出来的完全是两个效果。

挤出来的牛奶只能清除小部分的负面影响,不能像系统出品的那样清除全部负面影响。

不过,这也有一处好处,那些就是不浪费了,像宇智波佐助他们平时消除疲惫,或者像君麻吕那样每天一瓶奶,日常消除新增长的血迹病,这些都是正正好的。

除非特殊情况,否则平时宇智波星用的都是闷闷那边挤出来的牛奶。

“不一样?”

宇智波佐助有些不解。

“嗯,比你们平时用的效果更好,给他就好了。”

宇智波星简单的解释了一下。

“我知道了。”

宇智波佐助点了点头,随后将那瓶牛奶接过来,往宇智波鼬方向走去。

“咳!”

宇智波佐助轻咳了一声,随后视线有些飘忽道:“你不尝尝吗。”

看着宇智波佐助有些紧张的表情,宇智波鼬抿唇一笑,随后将瓶子打开,喝上了几口。

“很好喝。”

宇智波鼬刚说完,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状态有些不对劲,身上的疼痛感消失不见了,最主要的是,自己的眼睛能够看清周围的事物了。

看着宇智波鼬微愣的表情,宇智波佐助嘴角隐约扬起得意的表情,随后轻咳了几声道:“这瓶牛奶是老师特有的特殊牛奶,按老师的话来讲就是能清除身体的负面影响。”

负面影响吗。。。

宇智波鼬看着手上仅剩的半瓶牛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佐佐子,你觉得你的老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宇智波鼬突然开口询问宇智波佐助。

“老师吗?老师是一个是一个很好的老师。就是性格有些...”

一想到那个爱搞事情的老师,宇智波佐助不由的头疼的揉了揉额角。

“看样子,你似乎挺喜欢你老师的。”

宇智波鼬看着宇智波佐助这个样子,决定先试探一下。

如果那个商人想对佐助和木叶不利的话,就只能提前先杀了她,如果不是或者有时限的话,那就先放任一段时间,好好的观察观察。

“还...好吧。”

宇智波佐助侧过头,语气有些复杂。

另一边,看着宇智波佐助与宇智波鼬相处的宇智波星,忍不住啧啧了几声。

啧啧啧~不愧是血亲啊,哪怕对方用另一个样子出现,自己也会下意识的关心对方。

宇智波星看着远处了宇智波佐助与宇智波鼬,嘴角噙着笑意。

真好啊......

不知为何,看着宇智波佐助与宇智波鼬的相处,宇智波星突然感觉无尽的孤独感。

这么多年,宇智波星不停的忙碌着,突然间的放松,再加上周围全部都是结伴而行的人,这才让宇智波星感觉,自己活了那么多年,似乎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

刚买完回来的漩涡玖辛奈,看着浑身散发着悲伤与孤独气息的宇智波星,不由愣了一下。

在她印象中,宇智波星似乎永远很快乐,从来不会露出这种情绪。

“呦!小星傻站着做什么。”

漩涡玖辛奈突然出现在宇智波星身后,抬手拍了一下宇智波星的后背。

宇智波星踉跄了一步,将自己的情绪全部收起来,转头笑着看向漩涡玖辛奈道:“没什么,就是在想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而已。”

不要乱想,还有三年多的时间,等等神树开启之后就可以开始计划了。

泉奈在等等我,马上,我们就会再次相遇。

“这样吗,喏!这是我给你带过来的。”

漩涡玖辛奈笑着将手中的交给宇智波星,对于刚才的话,也不进行多问,就默认是这样了。

两人又继续逛了一会儿,随后各自告别离开。

另一边,宇智波鼬与宇智波佐助又相处了一段时间后,两人便互相告别离开了。

三天后......

“哼哼哼哼~哼!哼!哼!!”

宇智波星哼着小曲儿,坐在河岸旁,趁着明亮的月色,甩着杆钓着鱼。

“夜色漫长,钓个鱼鱼。”

宇智波星略有些闲情雅致的说着。

“羽织小姐不放鱼儿怎么钓鱼。”

一道声音在宇智波星身后响起。

听到来人的声音,宇智波星嘴角微微勾起。

终于来了,不枉我这几天每天这个时候来这里钓鱼。

“谁说的我钓不上鱼的?喏~鱼不是上来了。”

宇智波星笑着回复着身后的那个人。

宇智波鼬看着将后背毫无防御的展露给自己的宇智波星,眼神暗了暗。

“要过来坐吗。”

宇智波星没有回头看宇智波鼬,而是十分专注的看着面前的河流,随手指了指一旁的凳子。

宇智波鼬盯着宇智波星看了许久,随后走了过去,在宇智波星旁边的凳子坐下。

“听佐佐子说,你有一个跟她很像的妹妹?”

宇智波星像是与好友聊天一样,跟着宇智波鼬聊着天。

“如果这就是你这些天特意留出时间在这里将我钓出来的原因话,我觉得我没什么好说的了。”

宇智波鼬语气十分平静的说着,袖子里的手已经结好印,只要宇智波星稍微有其他举动,那么他就直接发动攻击。

“真是的,难得这么好的夜晚了,居然不聊天。”

宇智波星微微摇头,随后放下鱼竿,转头看向宇智波鼬。

“所以,你是来替你弟弟抱不平的吗?”

“你果然知道我是谁,他...知道吗。”

宇智波鼬眼神暗了暗。

“应该不知道吧,怎么样,眼睛已经能看清东西了吧,小佐助可是拜托我半天,我才将那瓶特殊的牛奶给他的。”

宇智波星笑着说着。

“看样子,你知道的事情挺多的。”

宇智波鼬说着,转头看向宇智波星。

“不如我们好好聊聊吧。”

随着宇智波鼬话落,猩红色的万花筒写轮眼瞬间浮现。

宇智波星看着那只眼睛,不由的愣了一下,随后便发现自己出现在血红色的空间中,而自己则被钉在了一处十字架上。

在宇智波佐助发呆的时候,宇智波星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一个精致的瓶子,瓶子里装着类似于牛奶的液体。

“这是?我们平时喝的牛奶?”

宇智波佐助看着宇智波星递过来的东西,眼睛里闪过一丝惊奇。

“这可不是你们平时喝的那种牛奶。”

宇智波星微微撇了撇嘴。

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都是闷闷的牛奶,但挤出来的跟系统出来的完全是两个效果。

挤出来的牛奶只能清除小部分的负面影响,不能像系统出品的那样清除全部负面影响。

不过,这也有一处好处,那些就是不浪费了,像宇智波佐助他们平时消除疲惫,或者像君麻吕那样每天一瓶奶,日常消除新增长的血迹病,这些都是正正好的。

除非特殊情况,否则平时宇智波星用的都是闷闷那边挤出来的牛奶。

“不一样?”

宇智波佐助有些不解。

“嗯,比你们平时用的效果更好,给他就好了。”

宇智波星简单的解释了一下。

“我知道了。”

宇智波佐助点了点头,随后将那瓶牛奶接过来,往宇智波鼬方向走去。

“咳!”

宇智波佐助轻咳了一声,随后视线有些飘忽道:“你不尝尝吗。”

看着宇智波佐助有些紧张的表情,宇智波鼬抿唇一笑,随后将瓶子打开,喝上了几口。

“很好喝。”

宇智波鼬刚说完,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状态有些不对劲,身上的疼痛感消失不见了,最主要的是,自己的眼睛能够看清周围的事物了。

看着宇智波鼬微愣的表情,宇智波佐助嘴角隐约扬起得意的表情,随后轻咳了几声道:“这瓶牛奶是老师特有的特殊牛奶,按老师的话来讲就是能清除身体的负面影响。”

负面影响吗。。。

宇智波鼬看着手上仅剩的半瓶牛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佐佐子,你觉得你的老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宇智波鼬突然开口询问宇智波佐助。

“老师吗?老师是一个是一个很好的老师。就是性格有些...”

一想到那个爱搞事情的老师,宇智波佐助不由的头疼的揉了揉额角。

“看样子,你似乎挺喜欢你老师的。”

宇智波鼬看着宇智波佐助这个样子,决定先试探一下。

如果那个商人想对佐助和木叶不利的话,就只能提前先杀了她,如果不是或者有时限的话,那就先放任一段时间,好好的观察观察。

“还...好吧。”

宇智波佐助侧过头,语气有些复杂。

另一边,看着宇智波佐助与宇智波鼬相处的宇智波星,忍不住啧啧了几声。

啧啧啧~不愧是血亲啊,哪怕对方用另一个样子出现,自己也会下意识的关心对方。

宇智波星看着远处了宇智波佐助与宇智波鼬,嘴角噙着笑意。

真好啊......

不知为何,看着宇智波佐助与宇智波鼬的相处,宇智波星突然感觉无尽的孤独感。

这么多年,宇智波星不停的忙碌着,突然间的放松,再加上周围全部都是结伴而行的人,这才让宇智波星感觉,自己活了那么多年,似乎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

刚买完回来的漩涡玖辛奈,看着浑身散发着悲伤与孤独气息的宇智波星,不由愣了一下。

在她印象中,宇智波星似乎永远很快乐,从来不会露出这种情绪。

“呦!小星傻站着做什么。”

漩涡玖辛奈突然出现在宇智波星身后,抬手拍了一下宇智波星的后背。

宇智波星踉跄了一步,将自己的情绪全部收起来,转头笑着看向漩涡玖辛奈道:“没什么,就是在想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而已。”

不要乱想,还有三年多的时间,等等神树开启之后就可以开始计划了。

泉奈在等等我,马上,我们就会再次相遇。

“这样吗,喏!这是我给你带过来的。”

漩涡玖辛奈笑着将手中的交给宇智波星,对于刚才的话,也不进行多问,就默认是这样了。

两人又继续逛了一会儿,随后各自告别离开。

另一边,宇智波鼬与宇智波佐助又相处了一段时间后,两人便互相告别离开了。

三天后......

“哼哼哼哼~哼!哼!哼!!”

宇智波星哼着小曲儿,坐在河岸旁,趁着明亮的月色,甩着杆钓着鱼。

“夜色漫长,钓个鱼鱼。”

宇智波星略有些闲情雅致的说着。

“羽织小姐不放鱼儿怎么钓鱼。”

一道声音在宇智波星身后响起。

听到来人的声音,宇智波星嘴角微微勾起。

终于来了,不枉我这几天每天这个时候来这里钓鱼。

“谁说的我钓不上鱼的?喏~鱼不是上来了。”

宇智波星笑着回复着身后的那个人。

宇智波鼬看着将后背毫无防御的展露给自己的宇智波星,眼神暗了暗。

“要过来坐吗。”

宇智波星没有回头看宇智波鼬,而是十分专注的看着面前的河流,随手指了指一旁的凳子。

宇智波鼬盯着宇智波星看了许久,随后走了过去,在宇智波星旁边的凳子坐下。

“听佐佐子说,你有一个跟她很像的妹妹?”

宇智波星像是与好友聊天一样,跟着宇智波鼬聊着天。

“如果这就是你这些天特意留出时间在这里将我钓出来的原因话,我觉得我没什么好说的了。”

宇智波鼬语气十分平静的说着,袖子里的手已经结好印,只要宇智波星稍微有其他举动,那么他就直接发动攻击。

“真是的,难得这么好的夜晚了,居然不聊天。”

宇智波星微微摇头,随后放下鱼竿,转头看向宇智波鼬。

“所以,你是来替你弟弟抱不平的吗?”

“你果然知道我是谁,他...知道吗。”

宇智波鼬眼神暗了暗。

“应该不知道吧,怎么样,眼睛已经能看清东西了吧,小佐助可是拜托我半天,我才将那瓶特殊的牛奶给他的。”

宇智波星笑着说着。

“看样子,你知道的事情挺多的。”

宇智波鼬说着,转头看向宇智波星。

“不如我们好好聊聊吧。”

随着宇智波鼬话落,猩红色的万花筒写轮眼瞬间浮现。

宇智波星看着那只眼睛,不由的愣了一下,随后便发现自己出现在血红色的空间中,而自己则被钉在了一处十字架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