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34看书 > 其他 > 刀剑封魔,从校园默示录开始 > 第64章 推断与决策

阿斯德继续笑着说道:“我结束时,你可是已经制服了最后的那名队长,并在拷问情报吧?问出了什么信息吗?”

毒岛冴子脸上的表情快速凝固,神色有些许紧张,但很快她又调整好了心态,恢复了平静。

“嗯,是问出了点特别的内容。这次的暗杀是罗德领主亲自委托下达的。”

“罗德领主,罗德·雷伊斯,是芙莉妲王女的父亲啊。他很清楚我们是支持他的女儿的,但他依然要对我们下手。这就意味着......”

阿斯德的眼中闪过一道寒光,而毒岛冴子则顺着阿斯德的话继续说道。

“他要对自己的亲生女儿动手了。”

“俗话说,虎毒不食子,但我们这位罗德领主为了自己的权利和野心,即使是自己最杰出的女儿,也真是舍得下手啊。”

阿斯德目光内敛,轻声感慨着。

“看来,这封芙莉妲王女的来信,也极有可能是罗德领主故意引诱我们上钩的。”

毒岛冴子沉声道,阿斯德则心有所动,陷入了沉思,很快再次露出凝重的表情。

“写封信不仅仅是想杀了我们,他既然已经明确要和自己的女儿对抗,就必须要有足够的底牌。

芙莉妲王女声势基本已成,罗德领主想要彻底压倒芙莉妲就必须要有始祖巨人的力量支持,所以他一定会对艾伦出手。

但是,不仅艾伦已经熟练掌握进击巨人的使用,还有阿尼和尤弥尔两位巨人传承者在那里。而可以逼迫他们乖乖就范的方式只有一个,那就是抓住他们的弱点。

艾伦的父母还有阿尼的父亲都是由芙莉妲王女安排保护的,希斯特利亚和尤弥尔的关系我也转告给了芙莉妲。

罗德领主如果早有准备,他肯定会在这方面下手,艾伦的父母和阿尼的父亲应该都已经落在了中央宪兵团的手里。

冴子,我们走,有必要先去确认下王女芙莉妲陛下的安全。那封信还真没有说错,王城的确要发生巨大变动了。”

“那个,师傅,请等一下!”毒岛冴子突然露出迟疑的表情,在阿斯德疑惑地转过身的时候,她终于鼓起勇气问道。

“师傅,我审问那位队长时的样子您都看到了吧?您会不会觉得我太......”

“残忍吗?还是病态?”

阿斯德话语带着揶揄,他走上前轻轻拍了拍毒岛冴子的肩膀。

“自在随心,不要被世俗的观念所束缚,只要秉持真正的道义,行为上的残忍还是病态又有何妨。

剑道本身就是杀戮之道,一味的压抑真实的情感只会平添心魔,敢爱敢恨才是吾剑道中人的本色。

为师不会介意这些的,但是要记住,道义是底线,你自己的心中一定要有最基本的尺度。”

毒岛冴子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接着她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亲吻在了阿斯德的脸颊上,脸上露出一丝潮红。

“师傅,这样做应该不算违背道义吧?”

毒岛冴子发出一连串清脆的笑声,翻身上马向前方奔驰而去。阿斯德轻触刚刚毒岛冴子亲吻过的地方,那里尚保留着一丝温润,他的心中又多了一道涟漪。

“你是在玩火啊!”阿斯德低声自语着,嘴角不自觉扬起,驾马向毒岛冴子追去。

雷伊斯家族的领地内,芙莉妲王女正焦急的在自己的房间内来回踱步。

一直以来和贵族议会在对抗上的优势让她有些大意,父亲从开始的冷淡到后来的缓和也让她对父亲放松了警惕。

她没想到父亲会私配自己房间的钥匙,没想到他会偷偷查看她的个人信件,更没想到他会直接偷取自己的王印调动中央宪兵团以所谓的保护名义封锁了自己的出行。

罗德领主毫不掩饰自己的图谋,在将芙莉妲软禁时,得意忘形的他将自己的计划全盘托出。

他同样派出了中央宪兵团将在自己安排保护下的艾伦一家及阿尼的父亲完全控制住,并会用希丝特莉亚胁迫尤弥尔乖乖就范。

他还会选择自己的妹妹重新继承始祖巨人作为他重掌权力的筹码。到那时,她这个王女将失去所有权力和地位。

可能她曾经王女的身份会成为他利益交换的筹码,毕竟对她心存不轨的贵族并不在少数。而她现在唯一的希望也只剩下两个人。

“阿斯德先生,毒岛小姐,是我大意了,我只能依靠你们了。”芙莉妲王女自语着,推开了窗户,望向蔚蓝的天空。这是她现在唯一能和外界接触的途径。

似乎是芙莉妲的错觉,她感到一阵微风从自己的身边拂过,让她有些感慨。

“起风了吗?”

“确实是起风了,芙莉妲陛下,你这次的跟头栽得有点大啊。”

一道熟悉的调侃声音从她的身后传来,芙莉妲立刻露出惊喜的神色,迅速转身看去,只见阿斯德和毒岛冴子有如鬼魅般出现在了她的身后。

“阿斯德先生,毒岛小姐,见到你们没事我也就放心了。”

“哦?芙莉妲陛下已经知道你的父亲派人暗杀我们的事情了?”

阿斯德好奇地问道。

芙莉妲随即露出歉意的神色。

“抱歉,阿斯德先生,父亲软禁我的时候把他策划的一切都说了,包括刺杀你们的事情。呵呵,他真的是一个好父亲啊!”

芙莉妲的语气有着一丝悲痛,以及愤恨,她心里的那位一副慈祥和蔼表情的父亲早已支离破碎,只剩下他阴谋得逞时猖狂得意的笑脸。

接着,芙莉妲王女简明扼要地将父亲的计划复述了一遍,和阿斯德两人的预估相差无几。

“王女陛下,那么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阿斯德沉声问道。

“我会立刻带人去放出艾伦还有阿尼的家人,然后去地下秘密据点救出艾伦。

我承诺会保护好他们的,这是我的失职,我一定要亲自弥补。”

芙莉妲斩钉截铁道,然而阿斯德却摇了摇头。

“不,王女陛下,你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王城的风已经刮起,你是要随风起舞,还是就此沉寂,都在此一举。

解救艾伦他们这件事,如果你信得过,就交给我吧,毕竟我也是向阿尼打过保票的。”

“你是在玩火啊!”阿斯德低声自语着,嘴角不自觉扬起,驾马向毒岛冴子追去。

雷伊斯家族的领地内,芙莉妲王女正焦急的在自己的房间内来回踱步。

一直以来和贵族议会在对抗上的优势让她有些大意,父亲从开始的冷淡到后来的缓和也让她对父亲放松了警惕。

她没想到父亲会私配自己房间的钥匙,没想到他会偷偷查看她的个人信件,更没想到他会直接偷取自己的王印调动中央宪兵团以所谓的保护名义封锁了自己的出行。

罗德领主毫不掩饰自己的图谋,在将芙莉妲软禁时,得意忘形的他将自己的计划全盘托出。

他同样派出了中央宪兵团将在自己安排保护下的艾伦一家及阿尼的父亲完全控制住,并会用希丝特莉亚胁迫尤弥尔乖乖就范。

他还会选择自己的妹妹重新继承始祖巨人作为他重掌权力的筹码。到那时,她这个王女将失去所有权力和地位。

可能她曾经王女的身份会成为他利益交换的筹码,毕竟对她心存不轨的贵族并不在少数。而她现在唯一的希望也只剩下两个人。

“阿斯德先生,毒岛小姐,是我大意了,我只能依靠你们了。”芙莉妲王女自语着,推开了窗户,望向蔚蓝的天空。这是她现在唯一能和外界接触的途径。

似乎是芙莉妲的错觉,她感到一阵微风从自己的身边拂过,让她有些感慨。

“起风了吗?”

“确实是起风了,芙莉妲陛下,你这次的跟头栽得有点大啊。”

一道熟悉的调侃声音从她的身后传来,芙莉妲立刻露出惊喜的神色,迅速转身看去,只见阿斯德和毒岛冴子有如鬼魅般出现在了她的身后。

“阿斯德先生,毒岛小姐,见到你们没事我也就放心了。”

“哦?芙莉妲陛下已经知道你的父亲派人暗杀我们的事情了?”

阿斯德好奇地问道。

芙莉妲随即露出歉意的神色。

“抱歉,阿斯德先生,父亲软禁我的时候把他策划的一切都说了,包括刺杀你们的事情。呵呵,他真的是一个好父亲啊!”

芙莉妲的语气有着一丝悲痛,以及愤恨,她心里的那位一副慈祥和蔼表情的父亲早已支离破碎,只剩下他阴谋得逞时猖狂得意的笑脸。

接着,芙莉妲王女简明扼要地将父亲的计划复述了一遍,和阿斯德两人的预估相差无几。

“王女陛下,那么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阿斯德沉声问道。

“我会立刻带人去放出艾伦还有阿尼的家人,然后去地下秘密据点救出艾伦。

我承诺会保护好他们的,这是我的失职,我一定要亲自弥补。”

芙莉妲斩钉截铁道,然而阿斯德却摇了摇头。

“不,王女陛下,你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王城的风已经刮起,你是要随风起舞,还是就此沉寂,都在此一举。

解救艾伦他们这件事,如果你信得过,就交给我吧,毕竟我也是向阿尼打过保票的。”

“你是在玩火啊!”阿斯德低声自语着,嘴角不自觉扬起,驾马向毒岛冴子追去。

雷伊斯家族的领地内,芙莉妲王女正焦急的在自己的房间内来回踱步。

一直以来和贵族议会在对抗上的优势让她有些大意,父亲从开始的冷淡到后来的缓和也让她对父亲放松了警惕。

她没想到父亲会私配自己房间的钥匙,没想到他会偷偷查看她的个人信件,更没想到他会直接偷取自己的王印调动中央宪兵团以所谓的保护名义封锁了自己的出行。

罗德领主毫不掩饰自己的图谋,在将芙莉妲软禁时,得意忘形的他将自己的计划全盘托出。

他同样派出了中央宪兵团将在自己安排保护下的艾伦一家及阿尼的父亲完全控制住,并会用希丝特莉亚胁迫尤弥尔乖乖就范。

他还会选择自己的妹妹重新继承始祖巨人作为他重掌权力的筹码。到那时,她这个王女将失去所有权力和地位。

可能她曾经王女的身份会成为他利益交换的筹码,毕竟对她心存不轨的贵族并不在少数。而她现在唯一的希望也只剩下两个人。

“阿斯德先生,毒岛小姐,是我大意了,我只能依靠你们了。”芙莉妲王女自语着,推开了窗户,望向蔚蓝的天空。这是她现在唯一能和外界接触的途径。

似乎是芙莉妲的错觉,她感到一阵微风从自己的身边拂过,让她有些感慨。

“起风了吗?”

“确实是起风了,芙莉妲陛下,你这次的跟头栽得有点大啊。”

一道熟悉的调侃声音从她的身后传来,芙莉妲立刻露出惊喜的神色,迅速转身看去,只见阿斯德和毒岛冴子有如鬼魅般出现在了她的身后。

“阿斯德先生,毒岛小姐,见到你们没事我也就放心了。”

“哦?芙莉妲陛下已经知道你的父亲派人暗杀我们的事情了?”

阿斯德好奇地问道。

芙莉妲随即露出歉意的神色。

“抱歉,阿斯德先生,父亲软禁我的时候把他策划的一切都说了,包括刺杀你们的事情。呵呵,他真的是一个好父亲啊!”

芙莉妲的语气有着一丝悲痛,以及愤恨,她心里的那位一副慈祥和蔼表情的父亲早已支离破碎,只剩下他阴谋得逞时猖狂得意的笑脸。

接着,芙莉妲王女简明扼要地将父亲的计划复述了一遍,和阿斯德两人的预估相差无几。

“王女陛下,那么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阿斯德沉声问道。

“我会立刻带人去放出艾伦还有阿尼的家人,然后去地下秘密据点救出艾伦。

我承诺会保护好他们的,这是我的失职,我一定要亲自弥补。”

芙莉妲斩钉截铁道,然而阿斯德却摇了摇头。

“不,王女陛下,你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王城的风已经刮起,你是要随风起舞,还是就此沉寂,都在此一举。

解救艾伦他们这件事,如果你信得过,就交给我吧,毕竟我也是向阿尼打过保票的。”

“你是在玩火啊!”阿斯德低声自语着,嘴角不自觉扬起,驾马向毒岛冴子追去。

雷伊斯家族的领地内,芙莉妲王女正焦急的在自己的房间内来回踱步。

一直以来和贵族议会在对抗上的优势让她有些大意,父亲从开始的冷淡到后来的缓和也让她对父亲放松了警惕。

她没想到父亲会私配自己房间的钥匙,没想到他会偷偷查看她的个人信件,更没想到他会直接偷取自己的王印调动中央宪兵团以所谓的保护名义封锁了自己的出行。

罗德领主毫不掩饰自己的图谋,在将芙莉妲软禁时,得意忘形的他将自己的计划全盘托出。

他同样派出了中央宪兵团将在自己安排保护下的艾伦一家及阿尼的父亲完全控制住,并会用希丝特莉亚胁迫尤弥尔乖乖就范。

他还会选择自己的妹妹重新继承始祖巨人作为他重掌权力的筹码。到那时,她这个王女将失去所有权力和地位。

可能她曾经王女的身份会成为他利益交换的筹码,毕竟对她心存不轨的贵族并不在少数。而她现在唯一的希望也只剩下两个人。

“阿斯德先生,毒岛小姐,是我大意了,我只能依靠你们了。”芙莉妲王女自语着,推开了窗户,望向蔚蓝的天空。这是她现在唯一能和外界接触的途径。

似乎是芙莉妲的错觉,她感到一阵微风从自己的身边拂过,让她有些感慨。

“起风了吗?”

“确实是起风了,芙莉妲陛下,你这次的跟头栽得有点大啊。”

一道熟悉的调侃声音从她的身后传来,芙莉妲立刻露出惊喜的神色,迅速转身看去,只见阿斯德和毒岛冴子有如鬼魅般出现在了她的身后。

“阿斯德先生,毒岛小姐,见到你们没事我也就放心了。”

“哦?芙莉妲陛下已经知道你的父亲派人暗杀我们的事情了?”

阿斯德好奇地问道。

芙莉妲随即露出歉意的神色。

“抱歉,阿斯德先生,父亲软禁我的时候把他策划的一切都说了,包括刺杀你们的事情。呵呵,他真的是一个好父亲啊!”

芙莉妲的语气有着一丝悲痛,以及愤恨,她心里的那位一副慈祥和蔼表情的父亲早已支离破碎,只剩下他阴谋得逞时猖狂得意的笑脸。

接着,芙莉妲王女简明扼要地将父亲的计划复述了一遍,和阿斯德两人的预估相差无几。

“王女陛下,那么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阿斯德沉声问道。

“我会立刻带人去放出艾伦还有阿尼的家人,然后去地下秘密据点救出艾伦。

我承诺会保护好他们的,这是我的失职,我一定要亲自弥补。”

芙莉妲斩钉截铁道,然而阿斯德却摇了摇头。

“不,王女陛下,你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王城的风已经刮起,你是要随风起舞,还是就此沉寂,都在此一举。

解救艾伦他们这件事,如果你信得过,就交给我吧,毕竟我也是向阿尼打过保票的。”

“你是在玩火啊!”阿斯德低声自语着,嘴角不自觉扬起,驾马向毒岛冴子追去。

雷伊斯家族的领地内,芙莉妲王女正焦急的在自己的房间内来回踱步。

一直以来和贵族议会在对抗上的优势让她有些大意,父亲从开始的冷淡到后来的缓和也让她对父亲放松了警惕。

她没想到父亲会私配自己房间的钥匙,没想到他会偷偷查看她的个人信件,更没想到他会直接偷取自己的王印调动中央宪兵团以所谓的保护名义封锁了自己的出行。

罗德领主毫不掩饰自己的图谋,在将芙莉妲软禁时,得意忘形的他将自己的计划全盘托出。

他同样派出了中央宪兵团将在自己安排保护下的艾伦一家及阿尼的父亲完全控制住,并会用希丝特莉亚胁迫尤弥尔乖乖就范。

他还会选择自己的妹妹重新继承始祖巨人作为他重掌权力的筹码。到那时,她这个王女将失去所有权力和地位。

可能她曾经王女的身份会成为他利益交换的筹码,毕竟对她心存不轨的贵族并不在少数。而她现在唯一的希望也只剩下两个人。

“阿斯德先生,毒岛小姐,是我大意了,我只能依靠你们了。”芙莉妲王女自语着,推开了窗户,望向蔚蓝的天空。这是她现在唯一能和外界接触的途径。

似乎是芙莉妲的错觉,她感到一阵微风从自己的身边拂过,让她有些感慨。

“起风了吗?”

“确实是起风了,芙莉妲陛下,你这次的跟头栽得有点大啊。”

一道熟悉的调侃声音从她的身后传来,芙莉妲立刻露出惊喜的神色,迅速转身看去,只见阿斯德和毒岛冴子有如鬼魅般出现在了她的身后。

“阿斯德先生,毒岛小姐,见到你们没事我也就放心了。”

“哦?芙莉妲陛下已经知道你的父亲派人暗杀我们的事情了?”

阿斯德好奇地问道。

芙莉妲随即露出歉意的神色。

“抱歉,阿斯德先生,父亲软禁我的时候把他策划的一切都说了,包括刺杀你们的事情。呵呵,他真的是一个好父亲啊!”

芙莉妲的语气有着一丝悲痛,以及愤恨,她心里的那位一副慈祥和蔼表情的父亲早已支离破碎,只剩下他阴谋得逞时猖狂得意的笑脸。

接着,芙莉妲王女简明扼要地将父亲的计划复述了一遍,和阿斯德两人的预估相差无几。

“王女陛下,那么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阿斯德沉声问道。

“我会立刻带人去放出艾伦还有阿尼的家人,然后去地下秘密据点救出艾伦。

我承诺会保护好他们的,这是我的失职,我一定要亲自弥补。”

芙莉妲斩钉截铁道,然而阿斯德却摇了摇头。

“不,王女陛下,你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王城的风已经刮起,你是要随风起舞,还是就此沉寂,都在此一举。

解救艾伦他们这件事,如果你信得过,就交给我吧,毕竟我也是向阿尼打过保票的。”

“你是在玩火啊!”阿斯德低声自语着,嘴角不自觉扬起,驾马向毒岛冴子追去。

雷伊斯家族的领地内,芙莉妲王女正焦急的在自己的房间内来回踱步。

一直以来和贵族议会在对抗上的优势让她有些大意,父亲从开始的冷淡到后来的缓和也让她对父亲放松了警惕。

她没想到父亲会私配自己房间的钥匙,没想到他会偷偷查看她的个人信件,更没想到他会直接偷取自己的王印调动中央宪兵团以所谓的保护名义封锁了自己的出行。

罗德领主毫不掩饰自己的图谋,在将芙莉妲软禁时,得意忘形的他将自己的计划全盘托出。

他同样派出了中央宪兵团将在自己安排保护下的艾伦一家及阿尼的父亲完全控制住,并会用希丝特莉亚胁迫尤弥尔乖乖就范。

他还会选择自己的妹妹重新继承始祖巨人作为他重掌权力的筹码。到那时,她这个王女将失去所有权力和地位。

可能她曾经王女的身份会成为他利益交换的筹码,毕竟对她心存不轨的贵族并不在少数。而她现在唯一的希望也只剩下两个人。

“阿斯德先生,毒岛小姐,是我大意了,我只能依靠你们了。”芙莉妲王女自语着,推开了窗户,望向蔚蓝的天空。这是她现在唯一能和外界接触的途径。

似乎是芙莉妲的错觉,她感到一阵微风从自己的身边拂过,让她有些感慨。

“起风了吗?”

“确实是起风了,芙莉妲陛下,你这次的跟头栽得有点大啊。”

一道熟悉的调侃声音从她的身后传来,芙莉妲立刻露出惊喜的神色,迅速转身看去,只见阿斯德和毒岛冴子有如鬼魅般出现在了她的身后。

“阿斯德先生,毒岛小姐,见到你们没事我也就放心了。”

“哦?芙莉妲陛下已经知道你的父亲派人暗杀我们的事情了?”

阿斯德好奇地问道。

芙莉妲随即露出歉意的神色。

“抱歉,阿斯德先生,父亲软禁我的时候把他策划的一切都说了,包括刺杀你们的事情。呵呵,他真的是一个好父亲啊!”

芙莉妲的语气有着一丝悲痛,以及愤恨,她心里的那位一副慈祥和蔼表情的父亲早已支离破碎,只剩下他阴谋得逞时猖狂得意的笑脸。

接着,芙莉妲王女简明扼要地将父亲的计划复述了一遍,和阿斯德两人的预估相差无几。

“王女陛下,那么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阿斯德沉声问道。

“我会立刻带人去放出艾伦还有阿尼的家人,然后去地下秘密据点救出艾伦。

我承诺会保护好他们的,这是我的失职,我一定要亲自弥补。”

芙莉妲斩钉截铁道,然而阿斯德却摇了摇头。

“不,王女陛下,你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王城的风已经刮起,你是要随风起舞,还是就此沉寂,都在此一举。

解救艾伦他们这件事,如果你信得过,就交给我吧,毕竟我也是向阿尼打过保票的。”

“你是在玩火啊!”阿斯德低声自语着,嘴角不自觉扬起,驾马向毒岛冴子追去。

雷伊斯家族的领地内,芙莉妲王女正焦急的在自己的房间内来回踱步。

一直以来和贵族议会在对抗上的优势让她有些大意,父亲从开始的冷淡到后来的缓和也让她对父亲放松了警惕。

她没想到父亲会私配自己房间的钥匙,没想到他会偷偷查看她的个人信件,更没想到他会直接偷取自己的王印调动中央宪兵团以所谓的保护名义封锁了自己的出行。

罗德领主毫不掩饰自己的图谋,在将芙莉妲软禁时,得意忘形的他将自己的计划全盘托出。

他同样派出了中央宪兵团将在自己安排保护下的艾伦一家及阿尼的父亲完全控制住,并会用希丝特莉亚胁迫尤弥尔乖乖就范。

他还会选择自己的妹妹重新继承始祖巨人作为他重掌权力的筹码。到那时,她这个王女将失去所有权力和地位。

可能她曾经王女的身份会成为他利益交换的筹码,毕竟对她心存不轨的贵族并不在少数。而她现在唯一的希望也只剩下两个人。

“阿斯德先生,毒岛小姐,是我大意了,我只能依靠你们了。”芙莉妲王女自语着,推开了窗户,望向蔚蓝的天空。这是她现在唯一能和外界接触的途径。

似乎是芙莉妲的错觉,她感到一阵微风从自己的身边拂过,让她有些感慨。

“起风了吗?”

“确实是起风了,芙莉妲陛下,你这次的跟头栽得有点大啊。”

一道熟悉的调侃声音从她的身后传来,芙莉妲立刻露出惊喜的神色,迅速转身看去,只见阿斯德和毒岛冴子有如鬼魅般出现在了她的身后。

“阿斯德先生,毒岛小姐,见到你们没事我也就放心了。”

“哦?芙莉妲陛下已经知道你的父亲派人暗杀我们的事情了?”

阿斯德好奇地问道。

芙莉妲随即露出歉意的神色。

“抱歉,阿斯德先生,父亲软禁我的时候把他策划的一切都说了,包括刺杀你们的事情。呵呵,他真的是一个好父亲啊!”

芙莉妲的语气有着一丝悲痛,以及愤恨,她心里的那位一副慈祥和蔼表情的父亲早已支离破碎,只剩下他阴谋得逞时猖狂得意的笑脸。

接着,芙莉妲王女简明扼要地将父亲的计划复述了一遍,和阿斯德两人的预估相差无几。

“王女陛下,那么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阿斯德沉声问道。

“我会立刻带人去放出艾伦还有阿尼的家人,然后去地下秘密据点救出艾伦。

我承诺会保护好他们的,这是我的失职,我一定要亲自弥补。”

芙莉妲斩钉截铁道,然而阿斯德却摇了摇头。

“不,王女陛下,你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王城的风已经刮起,你是要随风起舞,还是就此沉寂,都在此一举。

解救艾伦他们这件事,如果你信得过,就交给我吧,毕竟我也是向阿尼打过保票的。”

“你是在玩火啊!”阿斯德低声自语着,嘴角不自觉扬起,驾马向毒岛冴子追去。

雷伊斯家族的领地内,芙莉妲王女正焦急的在自己的房间内来回踱步。

一直以来和贵族议会在对抗上的优势让她有些大意,父亲从开始的冷淡到后来的缓和也让她对父亲放松了警惕。

她没想到父亲会私配自己房间的钥匙,没想到他会偷偷查看她的个人信件,更没想到他会直接偷取自己的王印调动中央宪兵团以所谓的保护名义封锁了自己的出行。

罗德领主毫不掩饰自己的图谋,在将芙莉妲软禁时,得意忘形的他将自己的计划全盘托出。

他同样派出了中央宪兵团将在自己安排保护下的艾伦一家及阿尼的父亲完全控制住,并会用希丝特莉亚胁迫尤弥尔乖乖就范。

他还会选择自己的妹妹重新继承始祖巨人作为他重掌权力的筹码。到那时,她这个王女将失去所有权力和地位。

可能她曾经王女的身份会成为他利益交换的筹码,毕竟对她心存不轨的贵族并不在少数。而她现在唯一的希望也只剩下两个人。

“阿斯德先生,毒岛小姐,是我大意了,我只能依靠你们了。”芙莉妲王女自语着,推开了窗户,望向蔚蓝的天空。这是她现在唯一能和外界接触的途径。

似乎是芙莉妲的错觉,她感到一阵微风从自己的身边拂过,让她有些感慨。

“起风了吗?”

“确实是起风了,芙莉妲陛下,你这次的跟头栽得有点大啊。”

一道熟悉的调侃声音从她的身后传来,芙莉妲立刻露出惊喜的神色,迅速转身看去,只见阿斯德和毒岛冴子有如鬼魅般出现在了她的身后。

“阿斯德先生,毒岛小姐,见到你们没事我也就放心了。”

“哦?芙莉妲陛下已经知道你的父亲派人暗杀我们的事情了?”

阿斯德好奇地问道。

芙莉妲随即露出歉意的神色。

“抱歉,阿斯德先生,父亲软禁我的时候把他策划的一切都说了,包括刺杀你们的事情。呵呵,他真的是一个好父亲啊!”

芙莉妲的语气有着一丝悲痛,以及愤恨,她心里的那位一副慈祥和蔼表情的父亲早已支离破碎,只剩下他阴谋得逞时猖狂得意的笑脸。

接着,芙莉妲王女简明扼要地将父亲的计划复述了一遍,和阿斯德两人的预估相差无几。

“王女陛下,那么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阿斯德沉声问道。

“我会立刻带人去放出艾伦还有阿尼的家人,然后去地下秘密据点救出艾伦。

我承诺会保护好他们的,这是我的失职,我一定要亲自弥补。”

芙莉妲斩钉截铁道,然而阿斯德却摇了摇头。

“不,王女陛下,你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王城的风已经刮起,你是要随风起舞,还是就此沉寂,都在此一举。

解救艾伦他们这件事,如果你信得过,就交给我吧,毕竟我也是向阿尼打过保票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