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34看书 > 其他 > 人在木叶,我有穿越者聊天群 > 第181章 棋手

马四海在离开这个世界的一瞬间,这个世界的灵气就开始变得稳定了,各种自然灾害又快速的平息。

或许在这个事件的原始天道看来,马四海这种强者就是害虫,毕竟马四海恢复需要的灵气实在是太多了,这个世界经不起他在这个世界恢复实力。

在没有了马四海这种级别的强者的敲骨吸髓后,这个世界的原始意志第一时间就开始针对这个世界的太乙金仙巅峰境强者,一时间各种雷劫开始酝酿,无数太乙金仙巅峰的强者都感觉到了淡淡的排斥之力。

另一边,马四海刚出现在洪荒世界,他就被洪荒人道给锁定了,他在出现的一瞬间就被洪荒人道给牵引到了大秦边城。

“马四海,你如果不想被天道感应到的话,就乖乖的潜伏下来吧,吾可以暂时帮你屏蔽洪荒天道的窥视。”

“你是·········?”

“吾乃洪荒人道,你现在应该清楚你的处境吧?”

“人道?你想怎么样?”

“吾不想把你怎么样,你在那个小世界的所作所为已经被洪荒天道与洪荒地道得知了,吾不想你就这么死在他们的手里,你应该感谢吾,”

“呵呵,你说的就像你是什么好人似的?”

“马四海,吾知道你对吾有怨言,不过你应该清楚,要是没有吾,你什么也不是。”

“不错,我当初是在你的帮助下才得以修行,但是在你曝光我的时候,我们之间就谁也不欠谁了。你说吧,你想要干什么?”

马四海可不会以为洪荒人道是在帮他,他对洪荒人道同样没有什么好感。

“不愧是穿越者,你很清醒。吾想要你获得九点过,这样吾的时间也会宽裕些。”

“想要吾活的久点··········?我明白了,你是想要我成为你牵制洪荒天道与洪荒地道的棋子,你是不是又其他的棋子了?”

“马四海,这是互惠互利的事,你一个人的力量还是太小了,吾需要更多的强者。你是一个聪明人,我想你不会不知道轻重吧?”

“罢了,我答应你了,不过你休想再把我当做你的棋子,”

“这是自然,我与你现在是合作关系,毕竟你要是死了,对物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好了,你就暂时待在这里吧,这里现在已经被我给屏蔽了。”

洪荒人道再说完这句话就消失了,他现在还又一堆事情要处理呢,毕竟刚刚飞升到洪荒的强者不少,他可不希望他的其他棋子被洪荒天道给毁灭了。

是的,其他棋子也是他的棋子。

洪荒天道的实力可不是天道原始天尊能比的,他要是敢放任那些棋子自由,那么他的那些棋子必定会被洪荒天道给一一拔掉的。

洪荒人道刚一消失,马四海就开始了就地打坐恢复,他可不想现在就面对洪荒诸圣。

“洪荒不愧是洪荒,这里的灵气还真不是西游世界能比的。”

马四海刚开始打坐就发现洪荒世间的灵气异常浓郁,他不由得感慨这个世界的等级实在是出乎了他的预料。

在马四海看来洪荒世界应该是三次元世界的巅峰,甚至有可能是四次元世界,但是他万万没想到,这个世界的灵气浓郁程度远超他的想象。

马四海在来到洪荒世界的一瞬间就被洪荒天道与洪荒地道感知到了,要不是洪荒人道第一时间就帮他遮掩了气息,他绝对会迎来洪荒天道给他准备的三灾九劫大礼包。

另一边,洪荒天道与鸿钧道祖看着空空如也的海岛,他们都非常的郁闷。

“看来我们来晚了?”

“是啊。人道那个家伙在那个马四海身上留有后手,他怎么可能会让我们轻易的消灭他的棋子。”

“唉~,要不是元始他们会没有回来,我们怎么会被通天那个分身给耽误时间。”

“行了,这一切都是人道早就算计好了的,你能消灭通天的那个分身已经很不容易了。要不是不能有那么多的变数出现在洪荒,吾还真不想亲自出面。”

“怎么,你怕了?”

“能不怕吗,现在的洪荒已经不再吾等的一言堂了,洪荒人道与洪荒地道时时刻刻的盯着吾等,稍有差池,洪荒人道就会给吾埋下无数的变数。”

“那小子怎么办,总不能吾亲自去找吧?”

“这不行,这件事就人昊天去办,不过那个马四海的实力堪比圣人,天庭没人是他的对手,等天庭找到他,就人天道诸圣去对付他,我们不能出生。”

“这是当然,为了解决通天的分身,吾等也是费劲了手脚,要不是洪荒地道与洪荒人道在暗中阻拦,昊天他们怎么会耗费那么多时间。”

“你知道就好,这件事是重中之重,还有那个孙悟空的替身的事情,也要昊天好好寻找,要是找不到就把他的本体消灭。”

“嗯~,吾会办后的,你要把洪荒人道与洪荒地道盯好。”

“这件事吾等要分别盯住,洪荒人道的实力已经不弱于洪荒地道了,吾一个人看不过来。”

“呃~,那你盯着那经常搞事的洪荒人道把,洪荒地道与后土就交给吾。”

“行!”

洪荒天道刚与鸿钧分开就被洪荒人道找上门来了,他们的意识直接就开门见山了。

“人道,你别以为这次是你赢了,你以为你在大秦赶到事情吾不知道吗?”

“天道不愧是天道,吾知道你知道,要不然吾也不会出现在你的眼前。不过你对大秦的各种针对吾也看见了。”

“呵呵,是吾干的,你能拿吾怎么样?”

“吾是拿你没办法,不过你也找不到马四海,吾想他会给你们造成不小的损失。”

“那你就让他来给吾制造麻烦吧,反正吾正愁找不到他呢?”

“呵呵,那一定。”

洪荒人道说完就消失了,他已经决定要让马四海去给洪荒天道制造麻烦。而洪荒人道自然知道洪荒天道是故意的,不过他并不在意,毕竟棋子的死活对他来说也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棋子能不能给他带来利益。

洪荒天道自然也知道洪荒人道的打算,他确实与洪荒人道的心理差不多,毕竟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棋手。

马四海在来到洪荒世界的一瞬间就被洪荒天道与洪荒地道感知到了,要不是洪荒人道第一时间就帮他遮掩了气息,他绝对会迎来洪荒天道给他准备的三灾九劫大礼包。

另一边,洪荒天道与鸿钧道祖看着空空如也的海岛,他们都非常的郁闷。

“看来我们来晚了?”

“是啊。人道那个家伙在那个马四海身上留有后手,他怎么可能会让我们轻易的消灭他的棋子。”

“唉~,要不是元始他们会没有回来,我们怎么会被通天那个分身给耽误时间。”

“行了,这一切都是人道早就算计好了的,你能消灭通天的那个分身已经很不容易了。要不是不能有那么多的变数出现在洪荒,吾还真不想亲自出面。”

“怎么,你怕了?”

“能不怕吗,现在的洪荒已经不再吾等的一言堂了,洪荒人道与洪荒地道时时刻刻的盯着吾等,稍有差池,洪荒人道就会给吾埋下无数的变数。”

“那小子怎么办,总不能吾亲自去找吧?”

“这不行,这件事就人昊天去办,不过那个马四海的实力堪比圣人,天庭没人是他的对手,等天庭找到他,就人天道诸圣去对付他,我们不能出生。”

“这是当然,为了解决通天的分身,吾等也是费劲了手脚,要不是洪荒地道与洪荒人道在暗中阻拦,昊天他们怎么会耗费那么多时间。”

“你知道就好,这件事是重中之重,还有那个孙悟空的替身的事情,也要昊天好好寻找,要是找不到就把他的本体消灭。”

“嗯~,吾会办后的,你要把洪荒人道与洪荒地道盯好。”

“这件事吾等要分别盯住,洪荒人道的实力已经不弱于洪荒地道了,吾一个人看不过来。”

“呃~,那你盯着那经常搞事的洪荒人道把,洪荒地道与后土就交给吾。”

“行!”

洪荒天道刚与鸿钧分开就被洪荒人道找上门来了,他们的意识直接就开门见山了。

“人道,你别以为这次是你赢了,你以为你在大秦赶到事情吾不知道吗?”

“天道不愧是天道,吾知道你知道,要不然吾也不会出现在你的眼前。不过你对大秦的各种针对吾也看见了。”

“呵呵,是吾干的,你能拿吾怎么样?”

“吾是拿你没办法,不过你也找不到马四海,吾想他会给你们造成不小的损失。”

“那你就让他来给吾制造麻烦吧,反正吾正愁找不到他呢?”

“呵呵,那一定。”

洪荒人道说完就消失了,他已经决定要让马四海去给洪荒天道制造麻烦。而洪荒人道自然知道洪荒天道是故意的,不过他并不在意,毕竟棋子的死活对他来说也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棋子能不能给他带来利益。

洪荒天道自然也知道洪荒人道的打算,他确实与洪荒人道的心理差不多,毕竟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棋手。

马四海在来到洪荒世界的一瞬间就被洪荒天道与洪荒地道感知到了,要不是洪荒人道第一时间就帮他遮掩了气息,他绝对会迎来洪荒天道给他准备的三灾九劫大礼包。

另一边,洪荒天道与鸿钧道祖看着空空如也的海岛,他们都非常的郁闷。

“看来我们来晚了?”

“是啊。人道那个家伙在那个马四海身上留有后手,他怎么可能会让我们轻易的消灭他的棋子。”

“唉~,要不是元始他们会没有回来,我们怎么会被通天那个分身给耽误时间。”

“行了,这一切都是人道早就算计好了的,你能消灭通天的那个分身已经很不容易了。要不是不能有那么多的变数出现在洪荒,吾还真不想亲自出面。”

“怎么,你怕了?”

“能不怕吗,现在的洪荒已经不再吾等的一言堂了,洪荒人道与洪荒地道时时刻刻的盯着吾等,稍有差池,洪荒人道就会给吾埋下无数的变数。”

“那小子怎么办,总不能吾亲自去找吧?”

“这不行,这件事就人昊天去办,不过那个马四海的实力堪比圣人,天庭没人是他的对手,等天庭找到他,就人天道诸圣去对付他,我们不能出生。”

“这是当然,为了解决通天的分身,吾等也是费劲了手脚,要不是洪荒地道与洪荒人道在暗中阻拦,昊天他们怎么会耗费那么多时间。”

“你知道就好,这件事是重中之重,还有那个孙悟空的替身的事情,也要昊天好好寻找,要是找不到就把他的本体消灭。”

“嗯~,吾会办后的,你要把洪荒人道与洪荒地道盯好。”

“这件事吾等要分别盯住,洪荒人道的实力已经不弱于洪荒地道了,吾一个人看不过来。”

“呃~,那你盯着那经常搞事的洪荒人道把,洪荒地道与后土就交给吾。”

“行!”

洪荒天道刚与鸿钧分开就被洪荒人道找上门来了,他们的意识直接就开门见山了。

“人道,你别以为这次是你赢了,你以为你在大秦赶到事情吾不知道吗?”

“天道不愧是天道,吾知道你知道,要不然吾也不会出现在你的眼前。不过你对大秦的各种针对吾也看见了。”

“呵呵,是吾干的,你能拿吾怎么样?”

“吾是拿你没办法,不过你也找不到马四海,吾想他会给你们造成不小的损失。”

“那你就让他来给吾制造麻烦吧,反正吾正愁找不到他呢?”

“呵呵,那一定。”

洪荒人道说完就消失了,他已经决定要让马四海去给洪荒天道制造麻烦。而洪荒人道自然知道洪荒天道是故意的,不过他并不在意,毕竟棋子的死活对他来说也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棋子能不能给他带来利益。

洪荒天道自然也知道洪荒人道的打算,他确实与洪荒人道的心理差不多,毕竟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棋手。

马四海在来到洪荒世界的一瞬间就被洪荒天道与洪荒地道感知到了,要不是洪荒人道第一时间就帮他遮掩了气息,他绝对会迎来洪荒天道给他准备的三灾九劫大礼包。

另一边,洪荒天道与鸿钧道祖看着空空如也的海岛,他们都非常的郁闷。

“看来我们来晚了?”

“是啊。人道那个家伙在那个马四海身上留有后手,他怎么可能会让我们轻易的消灭他的棋子。”

“唉~,要不是元始他们会没有回来,我们怎么会被通天那个分身给耽误时间。”

“行了,这一切都是人道早就算计好了的,你能消灭通天的那个分身已经很不容易了。要不是不能有那么多的变数出现在洪荒,吾还真不想亲自出面。”

“怎么,你怕了?”

“能不怕吗,现在的洪荒已经不再吾等的一言堂了,洪荒人道与洪荒地道时时刻刻的盯着吾等,稍有差池,洪荒人道就会给吾埋下无数的变数。”

“那小子怎么办,总不能吾亲自去找吧?”

“这不行,这件事就人昊天去办,不过那个马四海的实力堪比圣人,天庭没人是他的对手,等天庭找到他,就人天道诸圣去对付他,我们不能出生。”

“这是当然,为了解决通天的分身,吾等也是费劲了手脚,要不是洪荒地道与洪荒人道在暗中阻拦,昊天他们怎么会耗费那么多时间。”

“你知道就好,这件事是重中之重,还有那个孙悟空的替身的事情,也要昊天好好寻找,要是找不到就把他的本体消灭。”

“嗯~,吾会办后的,你要把洪荒人道与洪荒地道盯好。”

“这件事吾等要分别盯住,洪荒人道的实力已经不弱于洪荒地道了,吾一个人看不过来。”

“呃~,那你盯着那经常搞事的洪荒人道把,洪荒地道与后土就交给吾。”

“行!”

洪荒天道刚与鸿钧分开就被洪荒人道找上门来了,他们的意识直接就开门见山了。

“人道,你别以为这次是你赢了,你以为你在大秦赶到事情吾不知道吗?”

“天道不愧是天道,吾知道你知道,要不然吾也不会出现在你的眼前。不过你对大秦的各种针对吾也看见了。”

“呵呵,是吾干的,你能拿吾怎么样?”

“吾是拿你没办法,不过你也找不到马四海,吾想他会给你们造成不小的损失。”

“那你就让他来给吾制造麻烦吧,反正吾正愁找不到他呢?”

“呵呵,那一定。”

洪荒人道说完就消失了,他已经决定要让马四海去给洪荒天道制造麻烦。而洪荒人道自然知道洪荒天道是故意的,不过他并不在意,毕竟棋子的死活对他来说也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棋子能不能给他带来利益。

洪荒天道自然也知道洪荒人道的打算,他确实与洪荒人道的心理差不多,毕竟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棋手。

马四海在来到洪荒世界的一瞬间就被洪荒天道与洪荒地道感知到了,要不是洪荒人道第一时间就帮他遮掩了气息,他绝对会迎来洪荒天道给他准备的三灾九劫大礼包。

另一边,洪荒天道与鸿钧道祖看着空空如也的海岛,他们都非常的郁闷。

“看来我们来晚了?”

“是啊。人道那个家伙在那个马四海身上留有后手,他怎么可能会让我们轻易的消灭他的棋子。”

“唉~,要不是元始他们会没有回来,我们怎么会被通天那个分身给耽误时间。”

“行了,这一切都是人道早就算计好了的,你能消灭通天的那个分身已经很不容易了。要不是不能有那么多的变数出现在洪荒,吾还真不想亲自出面。”

“怎么,你怕了?”

“能不怕吗,现在的洪荒已经不再吾等的一言堂了,洪荒人道与洪荒地道时时刻刻的盯着吾等,稍有差池,洪荒人道就会给吾埋下无数的变数。”

“那小子怎么办,总不能吾亲自去找吧?”

“这不行,这件事就人昊天去办,不过那个马四海的实力堪比圣人,天庭没人是他的对手,等天庭找到他,就人天道诸圣去对付他,我们不能出生。”

“这是当然,为了解决通天的分身,吾等也是费劲了手脚,要不是洪荒地道与洪荒人道在暗中阻拦,昊天他们怎么会耗费那么多时间。”

“你知道就好,这件事是重中之重,还有那个孙悟空的替身的事情,也要昊天好好寻找,要是找不到就把他的本体消灭。”

“嗯~,吾会办后的,你要把洪荒人道与洪荒地道盯好。”

“这件事吾等要分别盯住,洪荒人道的实力已经不弱于洪荒地道了,吾一个人看不过来。”

“呃~,那你盯着那经常搞事的洪荒人道把,洪荒地道与后土就交给吾。”

“行!”

洪荒天道刚与鸿钧分开就被洪荒人道找上门来了,他们的意识直接就开门见山了。

“人道,你别以为这次是你赢了,你以为你在大秦赶到事情吾不知道吗?”

“天道不愧是天道,吾知道你知道,要不然吾也不会出现在你的眼前。不过你对大秦的各种针对吾也看见了。”

“呵呵,是吾干的,你能拿吾怎么样?”

“吾是拿你没办法,不过你也找不到马四海,吾想他会给你们造成不小的损失。”

“那你就让他来给吾制造麻烦吧,反正吾正愁找不到他呢?”

“呵呵,那一定。”

洪荒人道说完就消失了,他已经决定要让马四海去给洪荒天道制造麻烦。而洪荒人道自然知道洪荒天道是故意的,不过他并不在意,毕竟棋子的死活对他来说也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棋子能不能给他带来利益。

洪荒天道自然也知道洪荒人道的打算,他确实与洪荒人道的心理差不多,毕竟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棋手。

马四海在来到洪荒世界的一瞬间就被洪荒天道与洪荒地道感知到了,要不是洪荒人道第一时间就帮他遮掩了气息,他绝对会迎来洪荒天道给他准备的三灾九劫大礼包。

另一边,洪荒天道与鸿钧道祖看着空空如也的海岛,他们都非常的郁闷。

“看来我们来晚了?”

“是啊。人道那个家伙在那个马四海身上留有后手,他怎么可能会让我们轻易的消灭他的棋子。”

“唉~,要不是元始他们会没有回来,我们怎么会被通天那个分身给耽误时间。”

“行了,这一切都是人道早就算计好了的,你能消灭通天的那个分身已经很不容易了。要不是不能有那么多的变数出现在洪荒,吾还真不想亲自出面。”

“怎么,你怕了?”

“能不怕吗,现在的洪荒已经不再吾等的一言堂了,洪荒人道与洪荒地道时时刻刻的盯着吾等,稍有差池,洪荒人道就会给吾埋下无数的变数。”

“那小子怎么办,总不能吾亲自去找吧?”

“这不行,这件事就人昊天去办,不过那个马四海的实力堪比圣人,天庭没人是他的对手,等天庭找到他,就人天道诸圣去对付他,我们不能出生。”

“这是当然,为了解决通天的分身,吾等也是费劲了手脚,要不是洪荒地道与洪荒人道在暗中阻拦,昊天他们怎么会耗费那么多时间。”

“你知道就好,这件事是重中之重,还有那个孙悟空的替身的事情,也要昊天好好寻找,要是找不到就把他的本体消灭。”

“嗯~,吾会办后的,你要把洪荒人道与洪荒地道盯好。”

“这件事吾等要分别盯住,洪荒人道的实力已经不弱于洪荒地道了,吾一个人看不过来。”

“呃~,那你盯着那经常搞事的洪荒人道把,洪荒地道与后土就交给吾。”

“行!”

洪荒天道刚与鸿钧分开就被洪荒人道找上门来了,他们的意识直接就开门见山了。

“人道,你别以为这次是你赢了,你以为你在大秦赶到事情吾不知道吗?”

“天道不愧是天道,吾知道你知道,要不然吾也不会出现在你的眼前。不过你对大秦的各种针对吾也看见了。”

“呵呵,是吾干的,你能拿吾怎么样?”

“吾是拿你没办法,不过你也找不到马四海,吾想他会给你们造成不小的损失。”

“那你就让他来给吾制造麻烦吧,反正吾正愁找不到他呢?”

“呵呵,那一定。”

洪荒人道说完就消失了,他已经决定要让马四海去给洪荒天道制造麻烦。而洪荒人道自然知道洪荒天道是故意的,不过他并不在意,毕竟棋子的死活对他来说也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棋子能不能给他带来利益。

洪荒天道自然也知道洪荒人道的打算,他确实与洪荒人道的心理差不多,毕竟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棋手。

马四海在来到洪荒世界的一瞬间就被洪荒天道与洪荒地道感知到了,要不是洪荒人道第一时间就帮他遮掩了气息,他绝对会迎来洪荒天道给他准备的三灾九劫大礼包。

另一边,洪荒天道与鸿钧道祖看着空空如也的海岛,他们都非常的郁闷。

“看来我们来晚了?”

“是啊。人道那个家伙在那个马四海身上留有后手,他怎么可能会让我们轻易的消灭他的棋子。”

“唉~,要不是元始他们会没有回来,我们怎么会被通天那个分身给耽误时间。”

“行了,这一切都是人道早就算计好了的,你能消灭通天的那个分身已经很不容易了。要不是不能有那么多的变数出现在洪荒,吾还真不想亲自出面。”

“怎么,你怕了?”

“能不怕吗,现在的洪荒已经不再吾等的一言堂了,洪荒人道与洪荒地道时时刻刻的盯着吾等,稍有差池,洪荒人道就会给吾埋下无数的变数。”

“那小子怎么办,总不能吾亲自去找吧?”

“这不行,这件事就人昊天去办,不过那个马四海的实力堪比圣人,天庭没人是他的对手,等天庭找到他,就人天道诸圣去对付他,我们不能出生。”

“这是当然,为了解决通天的分身,吾等也是费劲了手脚,要不是洪荒地道与洪荒人道在暗中阻拦,昊天他们怎么会耗费那么多时间。”

“你知道就好,这件事是重中之重,还有那个孙悟空的替身的事情,也要昊天好好寻找,要是找不到就把他的本体消灭。”

“嗯~,吾会办后的,你要把洪荒人道与洪荒地道盯好。”

“这件事吾等要分别盯住,洪荒人道的实力已经不弱于洪荒地道了,吾一个人看不过来。”

“呃~,那你盯着那经常搞事的洪荒人道把,洪荒地道与后土就交给吾。”

“行!”

洪荒天道刚与鸿钧分开就被洪荒人道找上门来了,他们的意识直接就开门见山了。

“人道,你别以为这次是你赢了,你以为你在大秦赶到事情吾不知道吗?”

“天道不愧是天道,吾知道你知道,要不然吾也不会出现在你的眼前。不过你对大秦的各种针对吾也看见了。”

“呵呵,是吾干的,你能拿吾怎么样?”

“吾是拿你没办法,不过你也找不到马四海,吾想他会给你们造成不小的损失。”

“那你就让他来给吾制造麻烦吧,反正吾正愁找不到他呢?”

“呵呵,那一定。”

洪荒人道说完就消失了,他已经决定要让马四海去给洪荒天道制造麻烦。而洪荒人道自然知道洪荒天道是故意的,不过他并不在意,毕竟棋子的死活对他来说也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棋子能不能给他带来利益。

洪荒天道自然也知道洪荒人道的打算,他确实与洪荒人道的心理差不多,毕竟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棋手。

马四海在来到洪荒世界的一瞬间就被洪荒天道与洪荒地道感知到了,要不是洪荒人道第一时间就帮他遮掩了气息,他绝对会迎来洪荒天道给他准备的三灾九劫大礼包。

另一边,洪荒天道与鸿钧道祖看着空空如也的海岛,他们都非常的郁闷。

“看来我们来晚了?”

“是啊。人道那个家伙在那个马四海身上留有后手,他怎么可能会让我们轻易的消灭他的棋子。”

“唉~,要不是元始他们会没有回来,我们怎么会被通天那个分身给耽误时间。”

“行了,这一切都是人道早就算计好了的,你能消灭通天的那个分身已经很不容易了。要不是不能有那么多的变数出现在洪荒,吾还真不想亲自出面。”

“怎么,你怕了?”

“能不怕吗,现在的洪荒已经不再吾等的一言堂了,洪荒人道与洪荒地道时时刻刻的盯着吾等,稍有差池,洪荒人道就会给吾埋下无数的变数。”

“那小子怎么办,总不能吾亲自去找吧?”

“这不行,这件事就人昊天去办,不过那个马四海的实力堪比圣人,天庭没人是他的对手,等天庭找到他,就人天道诸圣去对付他,我们不能出生。”

“这是当然,为了解决通天的分身,吾等也是费劲了手脚,要不是洪荒地道与洪荒人道在暗中阻拦,昊天他们怎么会耗费那么多时间。”

“你知道就好,这件事是重中之重,还有那个孙悟空的替身的事情,也要昊天好好寻找,要是找不到就把他的本体消灭。”

“嗯~,吾会办后的,你要把洪荒人道与洪荒地道盯好。”

“这件事吾等要分别盯住,洪荒人道的实力已经不弱于洪荒地道了,吾一个人看不过来。”

“呃~,那你盯着那经常搞事的洪荒人道把,洪荒地道与后土就交给吾。”

“行!”

洪荒天道刚与鸿钧分开就被洪荒人道找上门来了,他们的意识直接就开门见山了。

“人道,你别以为这次是你赢了,你以为你在大秦赶到事情吾不知道吗?”

“天道不愧是天道,吾知道你知道,要不然吾也不会出现在你的眼前。不过你对大秦的各种针对吾也看见了。”

“呵呵,是吾干的,你能拿吾怎么样?”

“吾是拿你没办法,不过你也找不到马四海,吾想他会给你们造成不小的损失。”

“那你就让他来给吾制造麻烦吧,反正吾正愁找不到他呢?”

“呵呵,那一定。”

洪荒人道说完就消失了,他已经决定要让马四海去给洪荒天道制造麻烦。而洪荒人道自然知道洪荒天道是故意的,不过他并不在意,毕竟棋子的死活对他来说也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棋子能不能给他带来利益。

洪荒天道自然也知道洪荒人道的打算,他确实与洪荒人道的心理差不多,毕竟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棋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